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正网开户 > 第75章:隐晦曲折

第75章:隐晦曲折

申博正网开户 | 作者:酒沐沐| 更新时间:2019-09-02

盘古一脸无辜,悻悻然的挠挠头,扛着巨大斧头,心里一个劲的哀嚎,自己命苦啊。

这二皇子,竟然当着他的面侮辱云丫头,哼……

所以,她的娘亲的死只怕真的另有原因。

他原先说定的时间,在凤阑绝成亲的时候,当时,所有的人,都在这绝王府中,包括凤阑绝,所以,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他这么做,对的起秦思柔吗?

只是,她却永远不可能知道,凤阑绝此刻真正的心情。

姑娘在这古代就是极为普通的称呼了,小姐都算是比较尊贵一点的身份。

凤忆希听到他的话,整张脸瞬间的红了,不过听到他说蓝魅辰已经没事了,心便也完全的放下了。

而上一次凤阑锐登位便将先前的皇上赶下皇位,倒也替他省去了一些麻烦,而且,太上皇也已经把那个皇上安排好了,在京城外给他安排了一个不错的住处,让他去慢慢的养老去。

只是,这一次,上官云端冷眼望着那轿子,眸子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冷笑,此刻的她,冷静了下来,也不会再受那个女人的声音的影响了。

“云端,我们回去。”凤阑绝的耐心似乎也被磨光了,没有再理会那个女子,而是揽着上官云端,想要回王府。

“好,本公主接受。”蓝岚听到上官云端所说的比法时,心中倒再次漫过几分得意。更多了几分自信与骄傲,原来,上官云端是想比这个,哼,跟她比这个?她一定会上官云端输的很惨,很惨。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上官云端也是忍不住的暗暗担心,为桐城的百姓担心。

若是蓝魅辰真的来到京城,只怕就难免会跟希儿碰面,现在的希儿只是听到他的名字就痛成这样,若是看到他的,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她现在自然不可能会与南宫雪见面,若是那个男人暗中跟着南宫雪,发现了她,只怕会看出破绽。

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

“也对,本公主是气糊涂了,竟然跟你这个傻子生气……”夜如梦心头的怒气这边消了,唇角扯出明显的嘲讽,毫不掩饰的嘲笑着上官云端。

而毕竟里面的墨不是太多了,上官云端又刻意的将身子向后微仰,所以并没有墨沾在她的身上。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快速的从凤阑绝的面前,将刚刚上官云端写的满满的那张纸拿到了皇上的面前。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三人转了几条街,在一个府院外停了下来。

那一次,她差点被她南宫雪害死。

“皇上英明,皇上英明。”那位侍卫立刻一脸奉承地拍着马屁。

“这个逆子,来人,将王府的大门给朕撞开。”皇上的怒吼声彻底的粉碎了上官云端所有的希望的泡泡。

“各位夫人,我家小姐如今可是王妃,你们怎么可以……”听到她们这般的侮辱小姐,月儿忍不住说道。

而李大人便连连的进了宫,将刚刚丞相给他的东西,交给了凤阑绝,也将刚刚丞相说的话原封不动的说了一遍。

“让叶寒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上官云端的望着那个小瓶子,沉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期待,说真的,她觉的丞相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害她,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先让叶寒来检查一下。

上官云端看到他直直的站在后花院时,微愣了一下,便快速的走向前去。

那低低的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打趣的笑意,虽然那笑中有着几分苦涩。

“王爷多心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也没有必要逃避王爷,不是吗?我跟王爷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凤忆希虽然不知道他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她却先表明了她的意思。

若是,先前还有些犹豫,有些疑惑,那么此刻,她的回答已经没有丝毫的迟疑,只有坚定。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站在一边的飞赢快速的向前查看,却发现那丫头身上已经铁青,唇角带血,竟然已经死了。

“不是王府中的丫头,那她是怎么混进王府的?”其它的几位夫人,脸上却是更多了几分害怕,在她们看来,这王府戒备森严,外人是绝对混不进来的,如今竟然?

而秦思柔似乎太伤心,太疲惫了,只是,望着那地上的丫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事情。

只是,她明明在那茶里下了毒了,为什么,她喝下去会没事呢?

但是,这茶明明就是雪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链子必须是你最亲,最爱的人给你戴上才行,要不然用不了多久就会掉的。

随从的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的,但是事已如此,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阑绝快速的走向了大门。

上官凌雨再次轻声的说道,说真的,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闹出什么事来。

而与此同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

“你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自然是由你来处理。”只是太上皇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再次冷冷的说道,而这次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强硬。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他这话听起来,似乎是在维护太上皇的意思,在其它人的听来,倒也没什么。

所以,他的命令下完后,便由侍卫推着进了房间。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上官云端愣住,突然意识到,凤阑锐对玲妃的尊重与顺从。

事情还没有结束呢,老夫人这样出去只会打草惊蛇,而且现在云儿还被那人揽在怀里,老夫人这么一闹,云儿就危险了。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二夫人急急的摇着头,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再次望向那个男人时,狠声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诬陷我?”说话间,似乎跟那个男人做了一个暗示。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她早就料到丞相与李玉不会这般轻易的服罪,所以,她刚刚的画像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让李玉处于被动的局面,让她可以撑控一切。只要证明了李玉与此案有关,她才能进行下一步。

皇上的脸色瞬间的阴沉,一点一点慢慢的变黑,这凤阑绝也太不给他面子了,竟然真的要让他也在这大殿之上学狗叫,真是岂有此理。

毕竟,就算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此刻也不好证明他的清白,更何况上官云端是傻子这一事实,更加让他无话反驳。

“我相信你。”她慢慢的颠起脚尖,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柔柔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幸福的笑。

“呵呵。”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却是微微的轻笑出声,半真半假地笑道,“你就那么自信,一定能够为我戴的上这根链子,若是戴不上呢?”

而且,他明明知道,今天是凤阑绝是大魂之日,这个时候,就算有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来打扰他,但是,他却……

“刚刚多谢公子救命之恩,救命之恩,来人必报,今日就此别过吧,我……”出了王府,上官云端看到时辰不早了,若是再不回王府,只怕会有麻烦,王府中,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盯着她呢。

所以,非常时期,只能用点非常手段。不能怪他腹黑,只怪她太难找了。

第一张画像,正是昨天被害的那位女子,李玉自然认的,当他望向那画像时,脸色明显的变了一下,毕竟是做了亏心事。

这次李玉只是快速的扫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去细看,便快速的回道。“不认识。”

而夜无痕的唇角也微微的扯了一下,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那一脸凛然的神情便足以说明一切。

“对了,这件事通知了凤阑绝没有?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着都要赶回来呀。”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时,突然听到叶寒再次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满,上官云端暗暗一惊,这个时候让凤蓝绝回来?先不说桐城的事情有没有解决,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弄清,让他知道了,让他回来,只怕。

就像她此刻的假怀孕,博太医不是就没有查出来吗?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急急的走了过来,将一封书信递到了凤蓝绝的面前。

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皇上慢慢的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也是不由的惊住。

其实,上官云端就是来借她的床用一下,她想,那人肯定没那么快离开,她也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离开,所以为了保险起见,她还是多待一会的好。

站在月儿身后的上官云端,快速伸出她那修长的玉指,狠狠的拽住二夫人的头发,用力的一扯,然后快速的收回手,将因为太过用力拽下的一缕头发甩在了地上。

“是呀,别打了,都是自家姐妹。”五夫人也起了身,去劝架,只是,同样的没有什么诚意。

月儿彻底的惊呆了,愣愣的望着眼前不可思议的情形,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宫中突然惊变,凤阑绝到现在还没有传出消息来,所以要小心一点。”夜无痕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沉重,他毕竟是皇室中人,这样的事情,他最了解,可能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大概。

然后便快速的转身,走了出去,出了皇后的寝宫,便直直地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他的声音极为的虚弱,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般,而且说几个字后,就微微的气喘着。

就算是他终于肯娶亲了,皇爷爷高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呀。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她此刻就算仍就是一脸的雀斑,但是也不至于会把他惊成这样吧?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他本来就极为的虚弱,那经的起这样的咳,那涨红的脸微微的变了色,似乎是一口气没有顺过来。

凤阑绝的身子微动,似乎是想要做什么,只是,上官云端的手,却是突然的拉住了他,因为,他们两人离的太近,所以外人并没有看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如果,他不是凤月国的王爷,身上没有那副重任,或者他可以天天陪着到处游玩,只要她开心就好。

只是,回到王府时,一个侍卫却快速的向前,低声说道,“王爷,丞相大人让人来请王爷,已经来过很几次了。”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她自然有她的方法。

心中有些好笑,却也有一种想为他喝彩的冲动。

“看书,看云录。”李玉一听到上官云端那口气,这次更是想都没有想,再次直接的回道。

就算速度再快,这似乎也不太可能吧?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上官云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有些不敢想下去了。

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竟然走了进来,皇上看到她时,脸色猛然的一沉,唇角微扯,刚要发怒。

而上官凌雨的死,只怕会让爹爹更加的心痛,爹爹只怕承认不住那么多了。

既然老夫人口口声声喊她是野种,从来没有把她当孙女看,而且连最根本的尊重都没有,那么她也就不必客气了。

上官云端并没有丝毫的怒意,脸上反而慢慢的绽开了一些轻笑,微微的望向二夫人,红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呀,既然没完,那我们就来好好的算,若是让我查出,是你害死了娘亲,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

只是,看到凤阑绝紧紧地抱着她,一脸的轻柔,一脸的宠爱,她那疯狂变态的心理更加的不平衡了,她的脸上此刻已经是满满的让人惊颤的仇恨,甚至整张脸都因着那仇恨变了形,先前因为夜无痕的命令,那个侍卫的刀在她的脸上狠狠的划了一道,那伤口很深,也很长,如今还在滴着血。

那么刚刚的那一幕很显然爹爹已经诀诀看到了,看爹爹那痛苦的表情就知道了。

而等到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看到上官凌雨脸上的伤时,顿时的惊住,身子一软,突然的坐在了地上,呆愣了片刻,突然的大声哭喊了起来,“天呢,是哪个天杀的,这么残忍呀,竟然把我的雨儿伤成这个样子呀,天呢,你怎么就不开眼呀,让人这么的害我们,都没有人管呀。”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痛,脸上更却更多了几分狠绝。

这废掉武功,就是要把手筋,脚筋全部的挑断,整个人,就等于全废了。

只是,她在说这话时,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

上官凌霜当时就吓傻了,呆呆的站在那儿,半天回不过神来。

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为了转移众人的视线?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众人微惊,这王妃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皇嫂,我们不。”凤忆希本来就是那种极为刚烈的性子,不会平白的受委屈,更见不得她关心的人受到任何的委屈,听到皇上的话,便想要站起来拉着上官云端离开。

似乎那些字就在她的眼前,她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的。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众人见她背了那么多,仍就没有卡住,此刻一个个的脸上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这个女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故做矜持,心中想的什么,她就说什么。

“为什么不可以?我的生活,我做主。”上官云端的眉角微扬,声音似乎微微的提高了些许,借用了移动的一句广告词,说真的,她很喜欢这种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