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2章:危机四伏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危机四伏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佩剑的侍从们拥簇着他,进入了王宫侧门后的一处等候室。

如何保障股东的权益,又如何规范股东的监督权,再有,便是如何进行经营……

可看看人家王守仁,看看方继藩的弟子。

这样的生活,真的是度日如年,让人痛苦万分啊。

这些鞑靼人,为何就这般不开眼?

萧敬会意,立即开始收拾,先将王守仁脱下的冕服收起来,而后清理了一番。

就连谢迁,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弘治皇帝背着手,来回踱了几步,面上掠过了冷色,咬牙切齿的道:“好,太子,萧敬,现在陛下回来了,你们还不快快接驾。”

许多人见突兀取出了匕首,大惊失色。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其他的任何妄念,只会像突兀一般的可笑。

这察阿安塔塔尔的首领突兀此刻与七八个首领在帐篷里。

萧公公有些慌。

萧敬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

方继藩勃然大怒,大骂道:“礼部这群狗东西,天天就知道找茬,就他们叽叽歪歪,还没完了是不是?告诉他们,都给老子住口,少拿古籍来唬人,我方继藩是吓大的?”

清晨。

朱厚照拿着标尺,在王守仁的脸上丈量,口里喃喃念:“个头矮了一些,眉稀疏了一点,重要的是鼻头小了一些。”

这一路上,看着朱厚照乖乖的随扈在自己左右,一脸莫名乖巧的模样,让弘治皇帝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方继藩不敢怠慢,躲在家里,将章程摆在自己的面前,细细的研读。

一提到这个,朱厚照眼睛就放光,他一直都希望,自己成为天可汗,光耀万世,可谁晓得,这个彩头,竟让父皇夺去了,他不禁道:“这个好办,那就让本宫去代替父皇和各部盟誓就好了,本宫来做这个天可汗。若是有人敢图谋不轨,他还未靠近,本宫就一拳,打断他的骨头。”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人们随着王不仕,纷纷涌入交易市场的新证券中心。

王不仕戴着一副大墨镜,竟慢慢找出了一点感觉。

可是……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西山书院,总能给自己带来新的东西,而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对于弘治皇帝而言,实在太重要了。

“多少银子,你说。”王不仕不想听是什么茶,报个价格,更直观。

待一切预备完毕,车马早在中门前等了。

朱厚照不服输的道:“不走,不走,今日父皇不认这个错,便住在宫中了。”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再这样下去,保定下设的统计司,都要和厂卫并驾齐驱了。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弘治皇帝接过了章程,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战略保障局,这名字,听着稀罕,专职海外刺探之事,这是你的主意,还是继藩的主意。”

弘治皇帝微笑:“赶紧去盯着铁路的修建。”

“……”

不只如此,通过运河,还可抵达天津港,这天津港,是一处港口,哪怕,大明现在没有允许私人下海贸易,可单单大量下西洋的船队,又需要在天津港,采买多少的物资,甚至……若是海禁之策将有所松动……那么……

坐一辆车,空着四辆,这……

天气有些寒。

有人捏着胡子,看着这漫天的雪絮,不禁吟唱:“北风吹雪四更初,嘉瑞天教及……”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兰州新城里,这一座依托着矿业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拔地而起。

也就是说……

王文玉眼里噙泪,他想到了师公的许多交代,心里不禁在想,当初听说,徐师叔出海,无时无刻的都想念着师公的教诲,现在看来,果不其然,人在外漂泊,这等苦闷和煎熬,这等思念师公的情绪,竟比思乡还要严重。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

倒是有人不甘心。

到了次日一早,竟涨到了一两六钱,照着这趋势,怕还要涨。

巨大的伞布将他卷着,好不容易,才有人用匕首割断了缠绕一起的绳子。

朱厚照扑哧扑哧的喘气,忍不住眉飞色舞:“好啊,好啊……”

“你对此,以为如何?”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大家都看着他。

接着沈傲便开始努力的将他翻起,刘瑾闭上了眼睛,突然眼睛微微张开一点,身后,几个人努力将他推出藤筐。

方继藩:“……”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债务缠身,税收虽是日益的增加,可开销也是越来越大。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呀……”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啥?女医?

而自己的叔父刘焱,终于撑不住了,双膝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他面露狐疑之色。

弘治皇帝脸色一愣,怎么,弄错人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我……我……”刘文华打了个哆嗦,嗫嗫嚅嚅的,开口却是找不到为自己辩驳的理由。

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安慰道:“别怕,别怕,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大家看仔细了,这五脏六腑……”

新城的宅邸里,有人发出了咆哮。

病人多,大夫少,递给你一把刀,他就敢把人切了,反正也不担心有人敢登门闹事,治好了,是医术高明,治不好,依着这个时代的病亡率,其实……还是挺靠谱的。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后者……关系到的,乃是皇上的威信。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梁如莹的眼里,闪烁出了一抹亮光,面容里满是欣喜之色。

“父亲是谁?”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张皇后不禁感叹道:“是当如此,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岭南刘氏,能娶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福气。这岭南刘氏的子弟,真是福气啊。”

张皇后却追问道:“你那未婚的夫婿,现在可有功名吗?”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只是他清瘦了许多,这些日子,一直忧心忡忡,茶不思饭不想,这日子,实是煎熬。

可以说是整个家族最风光的荣耀了。

不过今日。

在见了梁储目光投来的一刻,刘文华立即将自己的目光,错开去,对梁储,视而不见。

这御医院和女医院,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可到了紧急情况,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

再过一会儿,一脸焦急的张皇后也匆匆的赶来了。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可是……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梁如莹正端正的坐在案牍边,娇躯笔直,凝眸,提笔,抄写着今日看到的一篇医学论文。

她又忙将那团揉成一团的纸捡起来,慌忙放到烛火里点燃了,等那团纸升腾起了火焰,这时,她的门被人闯开了。

女医们,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他感慨一番……

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梁储道:“齐国公……”

甚至她们的学习计划,都是方继藩亲手抓的。

“这……这……这毕竟堵不住人的嘴啊。”王金元苦笑道:“这么多大家闺秀,抛头露面,如此稀罕的事,嘴又长在别人口里。”

方继藩远远看着一群孩子,在傍晚时,万道的霞光之下,在一个球场里,来回攻杀,本想上去教训一顿,可随即,还是背着手,索性走了。

另一方面,这个时候,并非沐休日,所以……绝大多数人,也没有闲工夫来凑热闹。

弘治皇帝看的聚精会神。

京里很热闹,果然如这编撰所料,这突然被看好的黑马,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们会报仇雪恨的。”良久,朱厚照才憋出一句话。

英国公张懋,早已至太庙,恭候圣驾。

东配殿外,百官纷纷垂手而立。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刘健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现在这事……咋办?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

“不过……”李东阳倒是心念一动:“倒有一件,差不多的事。”

这祭文,竟是念不下去了。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其他礼官,一改肃穆,忍不住,也跟着笑起来。

方继藩道:“这四舰被歼灭,一旦俘获他们,将他们带回了陆地,若是他们之中,有人传递出了消息呢?到了那时,西班牙人,便会知道,我大明有如此巨舰,定当会小心防范。”

百官们没什么可说的,乖乖的听着陛下训斥。

弘治皇帝又道:“今日,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立了大功,击沉敌舰四艘,毙敌千人,这是大捷,如此,朕和诸卿,总算是对得住登州的军民了。可是……”

“好吧。”方景隆重重点头。

这时,却见英国公已在堂中了。

他握着方继藩的手:“人总难免一死,哎,要节哀……”

“会认的。”方继藩淡淡道:“他在新城,偷偷买了两套宅子,我不信他敢远走高飞,翻脸不认人。”

…………

十一月初三,良辰吉日。

“担心什么。”弘治皇帝道。

………………

那打开圣书,不断吟唱着的教士,轻易的被一枚炮弹,直中头颅,鲜血染在了圣书上,远处,是惊恐不安的水兵们,发出了最后的哀鸣。

弘治皇帝已经深吸了一口气。

他一开始,就没想过,真来这儿和佛朗机人海战的。

方继藩按剑而立,厉声喝道:“到了这个份上,我方继藩尚有随时以身许国的勇气,陛下自当会以国家社稷为重,岂会退缩。”

这阴沉沉的舱中,是一张张漠然的脸。

“……”

躺在病榻上的人,一下子不哎哟了。

第三章,求一下月票,努力,继续写。一定是幻觉。

安赫尔伯爵紧张的盯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两船,擦身而过。

然后,只在这一击之后……

佛朗机舰,在此刻,几乎半边的船身,已经稀烂,而后,船身失去了稳定,随即,开始向另一边倾倒。

他们开始呼救,疯狂的叫喊,而巨舰,几乎没有停留,继续向前行驶,仿佛……方才只是打了一只苍蝇一般,这巨舰带来的巨大波涛,将落水的水手和水兵们冲散。

“碾压他们!”方继藩大吼。

安赫尔伯爵目瞪口呆的看到了这一切。

战斗!

“还有机会?”所有人看向方继藩。

方继藩眼眸一张:“是在吕宋一带的海域,也就是说,他们需从登州,先走至泉州的航线,穿越了澎湖之后,再继续下西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