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125章:日丽风和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5章:日丽风和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回大公子,崔三公子还有脉息,气息也规律,自然是活着的。”一名太医连忙开口,“但是……关于崔二公子的病,卑职们才疏学浅,不敢妄言。”

燕岚本来对于这么大的雨走夜路赶去百里外还有些发憷,但是一看到谢芳华带了八名婢女随身不说,英亲王妃还派了两百府兵高手护卫,还有太子殿下身边的第一隐卫和百名隐卫在暗中。她顿时觉得不害怕了,来了底气,上了马车。

谢芳华当先开口,“大姑姑”

    二人坐在床前,又闲话片刻,大多数都是谢芳华提各种要求,谢云澜无奈地应承她。

    谢芳华听到门口的动静,抬头向外看了一眼,见赵柯站在门口,连忙站起身,走过去,打开了门。

第二日,大雨依然不停。

谢芳华轻轻喘息,“我们都没好好散步……”

侍画也无奈地笑了,走了出去。

但是自从五年前,言宸下了无名山,以天机阁为据点,未雨绸缪,自然是偷偷制作了土火药。但是天机阁远在两千里地之外,短时间内是没办法补上的。

谢芳华早就得了谢墨含提前派人送回来的书信,忠勇侯府的人都等着世子回府,侍书早就带着人两天前就将谢墨含本来每日打扫就无尘土的芝兰苑又彻底地打扫了一遍。忠勇侯、崔允、谢云澜、谢林溪、言宸等都在荣福堂落座,荣福堂摆了宴席,只待他回府给他洗尘。

燕岚恨恨地低声道,“我哥哥喜欢她。”

左相失了声。

谢云澜低低地喊了一声“祖母”,声音沙哑至极。

谢云澜对谢芳华轻轻摆摆手,谢芳华抿了抿唇,她如今再留在这里也是无用,遂不再多留,缓步出了里屋。

吴权先一步进去禀告,不大一会儿,便出来对谢芳华说,“除了大公子秦浩外,英亲王也在,应该是刚来不久。皇上请您进去。”

皇上一袭明黄的龙袍坐在主位,英亲王一身朝服坐在下首。秦浩坐在距离二人有些远的位置,果然正在禀告剿匪情况。

------题外话------

不是生,就是死。

云水顿时恼怒,“你脑子锈了?为什么不与秦钰合作?”

谢芳华也看着他,眸光寸步不让。

“原来真的是芳华小姐!三更半夜,不在忠勇侯府待着,你如何会在这里?”秦钰上下打量她,衣裙华丽,尾曳在地,坐在荒山野岭的石头上,丝毫没有易容伪装,却容色镇定坦然,天下还真找不出哪个女子能如她这般。

“你祖父一把年纪了,无论是和英亲王府,还是和忠勇侯府,都交情深厚,我也不想他不明不白地就被人杀了。所以,我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命人去京兆尹报案了,同时也让我两名婢女知会孙太医府。有一个女子去孙太医府中报信,应该就是我的一个婢女。”谢芳华平静地说,“我让玉灼拦你,是怕你激动之下破坏现场,到时候京兆尹来了,影响查案。只要你不破坏现场,尽管上前。”

谢芳华闻言将药碗塞进他手里,转头自己倒了一碗药,放在火炉边上温热。

秦铮退后一步,懊恼地发作道,“睡觉就睡觉!爷什么也不做了!睡觉成了吧?”话落,转身进了自己的里屋。

“你这么说倒是有几分道理。”刘侧妃点点头。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r />

“哦?”燕亭来了兴趣,扫见小厨房冒着烟,有隐隐菜香传出,立即转道走去。

“当然会记住!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燕亭扬了扬眉,走近秦铮,跃跃欲试地道,“来,让我烧两把!我也学学!将来娶了媳妇儿,我也要她下厨,我给她烧火。”

燕亭立即爬下身子,脑袋凑近灶膛,深吸一口气,又使劲吐出。

秦铮轻哼一声,“你以为人人都如你一样,见个女人就喜欢?”

侍画侍墨二人立即跟在谢芳华身后,也快步出了落梅居。

三人吓得身子一软。秦倾是跟着他们出来的,若是他出了事儿,死在这里。那么他们也脱不开干系。闻言齐齐让开了床前。

秦铮瞅了他一眼,不理会她没好气,慢悠悠地道,“白莲草是不是被你拿回来了?都给我!”

“这么说,我若是想要白莲草,只能去找小姑姑要了?”秦铮问。

“这二人就是你早先认错的人?”宋方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对程铭问。

秦铮慢慢地转回头,看着秦倾,“你当真要拦我?”

“喂,你们竟然在这里公然杀人?”秦倾看到了胡同内轻歌正吩咐人搬尸体,大喝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

“我也吃不下了,咱们启程吧。”大长公主道。

“何人要上山?这条是通往丽云庵的路,从现在起,封锁了,任何人不准上山!”前方一个兵头的人喊。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不能离开吗?”秦钰摇头,忽然站起身,“我便不信了。”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秦铮拉着谢芳华走了进去。

众人听罢欷歔。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谢芳华走出暗室,拿出玉萧,放在唇边,吹了一支曲子。

可是谢氏生死存亡的重担,都重不过她的命。

“你有什么好办法”秦钰对他询问。

春兰脸色发白地看向谢芳华,好半响,才能平息下惊骇,“您是说那盆金玉兰”

因为春兰的一生尖叫,院外的丫鬟婆子小厮们都被惊动了,齐齐从各处跑出来,聚在院外,见春兰仰倒在门口,七孔流血,死相凄惨,都下得脸色发白,腿打软。

“先等王爷和大公子回府后再说吧。”英亲王妃摇摇头,“虫咒之术,衙门的人不见得彻查得了。”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补空缺之人,自然是年轻有才华的英俊之才,自此次文武考上过了左相和李沐清的考核,秦钰依照早先之言,立即直接提拔任职。

侍画一怔,“小姐,十二个瓶子全部都带上这是半年的用量呢您是打算”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脱离了众钗,就如明珠被拂去了尘土,啥时宝气生辉。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谢芳华看着谢云澜眉心一团黑紫之气,**的上身血脉游走的地方,似乎有两道气在窜,使得他垂着的头面色痛苦,她想着,他身上的痛苦怕是比面前表现出来的痛苦要严峻十倍不止。这一团黑紫之气她只用眼睛还看不出来是什么,若是要查探的话,只能靠近给他把脉。

    谢芳华站在门口,怔怔地看着西方天空,似乎被吓得失了魂,整个人呆呆的,唇瓣紧抿。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翠荷手里抱了一叠衣物,见她出来,对她笑道,“这是绣纺今日完成的一件外衣,一件里衣,一件亵衣,一件睡衣。刚刚送来府中,王妃命我给你送过来,明日你与师傅学课及时能穿上。”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英亲王妃闻言有些无语。

右相见此,点了点头,示意右相夫人跟她出去。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没回答,将手中的金疮药和凝脂露递给他,对他说,“要看好了李小姐,这是药,刚刚我上药的手法你也看到了,每日换三次药,不能着水,十日后,视情况而定。”

一行人前往右相府的客厅。

有人应声,飞奔而去了。

秦钰摆摆手,“来晚了,右相已经去了。”

“老臣听说后,便赶紧来了,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太医沉痛地道。

谢芳华一时没说话。

谢云澜、谢林溪、言宸三人得到消息全部进了海棠苑的画堂,都看着她,一时间三人也都被今天早朝这一系列如天雷般的圣旨震得措手不及。

其余三人闻言,与她一起出了海棠苑,去了荣福堂。

作者有话:是的,215期的《风尚志》有我和张芷溪的一篇访谈(圣诞特辑&新年特辑&情人节特辑合刊)。网就好比烟花,很难长久绚烂,不想被风潮淹石沉大海,就要拓宽它的生命线。比如出版和影视,能让它生命延续我觉得就值得付出。我和你们一样,希望妾本和纨绔被更多的人看到且不毁,芷溪姑娘一直在努力,我们相信她吧!

侍画、侍墨拿着鱼去了厨房。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几天?”谢芳华见他手微微松了,她拽住被子挡住自己。

谢芳华点头,“自然是真的。”

过了半响,秦铮对她说,“坐过去,我给你绾发。”

秦铮低头看着她,只见她脸庞微扬,娇颜明艳,抬眼看着她,坚持中有隐约娇俏丽色,高高云鬓绾起,露出雪白的脖颈,隐隐有淡淡的红痕,他撇开眼睛,点点头。

“你会吗?”谢芳华看着他。

过了片刻,他放下手,对她低声说,“睁眼。”

“嗯?”秦铮挑眉。

“是这样吗?”谢芳华歪着头看着他。

“那就不要想了。前世的事儿,想不起来,有什么打紧?”秦铮伸手将她抱在怀里,“重要的是今生,上天给一个重生的机会何其不易?何必让前世来累及今生?”顿了顿,又道,“更何况,你的记忆里没我,不想也罢。”

好半响,秦铮才慢慢地点头,声音沙哑,“是。”

真的是喜脉呢!

再多的深情似海,似乎也不及这一场大婚她对他的信任和托付

满堂宾客亦是一怔。

他当众揭开盖头,就是免于秦钰事后作难,遮蔽了今日两桩换新娘之事,他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秦铮娶回来拜堂的人真真实实地是她谢芳华。

秦铮

她的脸忍不住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秦铮忽然抬手。

谢芳华轻咬着唇瓣,心下忽然有些紧张,看着他,但还是用尽全力低声开口,“我很高兴。”

“我说了,初迟不是我的人。而我的人,也断然不会做出拿了秦倾等五人做这等无用之功。”秦钰温润地道,“虽然你不了解我,但是我却对你不能说十分之了解,但也了解了个七八分。秦倾等人不能威胁于你,抓了他们也是无用。”

“只怪你的人进入了我的地盘!”谢芳华不以为意,她何时怕麻烦了?

谢芳华不置可否,从下了无名山,京中传扬的便是四皇子被贬黜漠北的言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她从漠北回京,他去漠北。便错开了。这个人虽然不在京城,但他的名字却一直不曾被人遗忘。她从很多人的嘴里听说过四皇子秦钰,却的确百闻不如一见。

秦铮的脸又沉了沉。

谢芳华抬步向外走去。

谢芳华看着他,看着看着,忽然心口扎得疼了起来,忍不住伸手捂住心口,咳嗽起来。

秦铮上前一步,伸手将她身子板正过来,见她脸色苍白,他伸手去扯她捂着嘴的娟帕。

永康侯冷冷地哼了一声,怒道,“安?我的儿子不见了,我怎么会安?谢芳华,如今总算是见到你了,我的儿子燕亭呢?”

“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永康侯又问。

谢墨含伸手接过,想着谢芳华早先说的那些话,将永康侯气得有气发不出的样子,怎么也忍不住地好笑。

“等等!”谢芳华想起什么,喊住他吩咐道,“派人去谢氏六房,将明夫人请来作陪。”

“臭小子!就算你爹想别的女人,你也不能说出来!你让娘的脸面往哪里搁?”英亲王妃虽然骂了秦铮一句,听起来像是恼人的话,脸上却无半丝恼意,也没真的想教训儿子。见英亲王脸色青了青,她也不理会,转过身,拉着谢芳华往里面走,边走边道,“这个时节,尤其是一早一晚,风最是生冷,快进去,铮儿说得对,你身子骨差,禁不得这样的冷风……”

英亲王妃想起早先那亲眼所见的一幕便有些后怕,听闻是谢氏长房,脸色蓦地沉了下来。

“王财,朕问你,你除了跟踪那人到了谢氏长房后,还做了什么?可还知道谢氏长房与人结盟?”皇帝沉声开口。

英亲王妃闻言住了口。

“王财,你可还有什么话不曾交代完?”皇帝又问王财。

他到底想做什么?

如早先那王财一样,很快青岩便将人带了下去。

“是织造花纹不同。普云大师和主持二人的衣料颜色看着都是一样,但是花纹却是各异。不仔细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秦倾说着,又看了一眼普云大师手里的那一片衣角道,“这片衣角也与普云大师和主持的花纹不同。普云大师的是青云纹理,主持的是青松纹理,而这片衣角上是青山的纹理。”

谢芳华见了,也没异议,稳稳地按在她脉搏上,永康侯夫人的心提着,看着她,生怕她说出什么不好的话来。

言宸露出笑意,站起身,从后门走了。

谢芳华打住话。

言宸压低声音道,“隐山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空无一人。”

谢芳华看了他一眼,本来已经够焦头烂额,可是竟然还出现了三皇子、五皇子、柳太妃和沈太妃之事,他这个新继位的皇帝也算是古来罕见的倒霉人,收拾一堆先皇留下的烂摊子。她点点头,“这样处理了最是妥当,将柳太妃和沈太妃打发去皇陵,以后就不必回宫了。”

又有人说,昨日发生的事儿,至今没传出风声,可见皇上顾忌皇室颜面,顾念手足之情。可是柳太妃和沈太妃实在太不应该,竟然当街拦阻,逼迫新皇。

任玉兆天有通天的本事,也躲不开二人的剑。

沉默半响,言宸看着已经受不住晕过去的玉兆天,缓缓开口,“他是我父亲。”

谢芳华听着阵中的喊杀声,点了点头。

“有一个隐卫宗师,刚刚进阵时,被我杀了。”言宸道,“如今父亲出事,余下的人,都会听命于我,不敢再动,若有人动手,我来杀。”

迷阵乍一解开,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那你可知道,中了媚术之人,除了下媚术者能解外,可还有什么办法能解?”谢芳华又问。

门前,在无人处,清喊,“青岩!”

“你和李沐清从小相识,交情不错。你虽然嘴上从来不承认,但是也不想他有事是不是?”谢芳华看着他,“我们尽力救他吧!”

过了片刻,谢芳华从秦铮怀里出来,对他道,“我们去云澜哥哥的府邸走一趟吧!”

“可是你也知道他有未婚妻是不是?”秦铮又问。

秦铮伸手将她抱住,虽然她刚刚笑了,可是从她的气息里,还是感觉到了无以言说的叹息和伤惋,他低声道,“你喜欢言宸,是不是?”

只一句话,她连出手拦的力气都没了。

“不管我知道不知道,你若是能奈何得了他,便能得到我的答案。”谢芳华看着她,话音一转,“不过容我提醒公主一句,人和人,本就不同,如何能比?你拿我和言宸,拿李沐清和言宸,拿秦铮和言宸,甚至拿你自己和言宸,非要比出个高下来。这如何可能?”

“既然公主不告知我你出于什么目的,我又凭什么告知你我是出于什么原因?”谢芳华反驳。

谢芳华一时不知道是摇头还是点头。

秦铮闻言竖起眉头,回头看了一眼,官府的府兵人人垂首,而那顶轿子停在门口分外惹眼。他顿时又踢了平阳县守一脚,怒道,“你当爷眼睛瞎吗?马不停蹄赶来?你明明坐的是轿子,竟敢糊弄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