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129章:澹泊寡欲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9章:澹泊寡欲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市面上大量的资金流动,对于通货膨胀而言,是惊人的。

方继藩微笑:“现在,师祖给你们出一道题。”

弘治皇帝:“……”

想到这里,弘治皇帝的眼睛,不禁瞥向朱厚照。

弘治皇帝看了王守仁一眼,微笑,看来……他们没有说谎。

太子不懂事,他方继藩,竟也如此的不懂事。

朱厚照道:“那就是儿臣干的,都是儿臣的主意。”

这突兀,自幼骑射,气力惊人,手中又有匕首,一声怒吼,手中匕首,便如闪电一般,朝着‘皇帝’的胳膊狠狠扎去。

其他的任何妄念,只会像突兀一般的可笑。

我是谁,这是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他毕竟不傻。

几个小宦官战战兢兢,宫里的事,历来是少说,少问,他们忙道:“是。”

………………

朱厚照冷笑道:“这是本宫献给父皇的参汤,怎么,你们还当这里头,有毒?哼,真是岂有此理,我和父皇,乃是父子,你们敢怀疑本宫。”

参汤落在弘治皇帝手里,莫说朱厚照已喝过了,即便是没有喝过,弘治皇帝也不会有疑心的,弘治皇帝接过了参汤,一饮而尽,喝罢,不禁笑了:“哈哈,你这手艺,可不成,味道怪怪的……”

方继藩这才想起了什么。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方继藩那家伙,嘴巴甜,没想到太子,也学到了几分了。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拍拍他的肩,外头有人匆匆而来:“齐国公,齐国公……礼部那儿请您……”

继续苦逼求月票。方继藩豁然而起,对朱厚照道:“将此人,立即带去宫中,太子殿下亲自去,要和陛下讲明缘由。”

朱厚照道:“老方,你脸红什么,我来猜猜你心里怎么想的,到时候,就把所有的干系,都推给王守仁是不是。”

现在但凡是鞑靼人,都爱自称姓祝了。

问题在于,现在牵涉的部族如此之多,到底是谁,想要图谋不轨呢。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可问题在于……王不仕没银子了啊。

步入其间,和寻常的大宅,没有任何的分别,既没有贴金,也没有光怪的琉璃,却多了几分清幽,典雅。

这家伙,简直就是个奇才,历史上的朱厚照,自幼就对语言有兴趣,能说西域、回回、鞑靼、乌斯藏、朝鲜等语言,连梵语都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真事儿。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这玩意在后世,乃是健康的杀手,可在这个时代,却成了进步的象征,无数的青壮,被组织起来,赤裸着上身,步入作坊,燃烧着一车车的煤炭,冶炼数不尽的矿石,为了提高产量,无数人穷经皓首,想尽办法提高生产效率。

那放肆的翰林,顿时打了个哆嗦。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邓健笑吟吟的看着王不仕,脸上的微笑非常可亲:“怎么,老爷不喜欢吃?不喜欢吃这些没关系,来人,将这一桌菜倒了喂狗。”

他不禁一脸怒容,可是这怒容,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焕然一新,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

邓健听罢:“少爷,你不要我了啊?”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方继藩微笑道:“陛下,正是,否则,极有可能发生滞胀,到时,只怕要万劫不复了。”

方继藩才觉得世界清静了,他看了邓健一眼,徐徐问道:“知道为何召你回来了吗?”

他觉得自己头痛的厉害。

弘治皇帝耐心的听着,他心里知道,这十之八九,又是方继藩的新理论。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土人们一下子,懵了。

从筹建处得到的消息是,现在采取的,乃是分段开工的模式,这就意味着,可能一年时间,就足以贯通。

接着,王不仕一身旧袍子,一副勤俭节约的穷官僚模样,信步登堂入室。

以后……人们只会认为,你看,果然财不可外露啊,果然要小心啊,那些谨慎的人,依旧还是将自己的财富,偷偷的藏匿自己,哪怕是通货膨胀,也不敢显露,或在地窖里,或在自己的床底下。

突然……他泪流满面。

七八个侍妾,哭哭啼啼,拉着邓健:“为何进京,不带妾身人等去……”

陛下从前做啥事,都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现在,可大气的多了。

这玩意,就算抢购一空了,又能值几个钱?

还能玩出花来?

一个个求购的牌子,挂了出来。

“此时,这富商和寻常百姓,手里捏着银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陛下……臣以为,齐国公和欧阳志所推出的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现在人人都知道,投资生产,是有利可图的,因而不少的富商,都愿意将银子投入进作坊里,与人分红。只是可惜……这里头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投资作坊,需要足够的财力,没有几千几万两银子,是不敢去想象的。其二,易引起纠纷。这铁路局,却将股份和分红,直接放到了台面上,任人去购买,十两银子,可以买十股,一百两银子,也可以买,若是有十万、五十万两的……更不必说了,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同吃。买的人多了,便可共同分担风险,而与此同时,大家买了这股,便可支持保定府将铁路修建下去,保定府修通了路,带来了便利,使无数的匠人,可以得到薪俸,无数的作坊,有了订单;而将来若是铁路能够盈利,又可使这些购买了股份之人牟利,这是一举数得,于国于民,都有诺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