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133章:狐埋狐搰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33章:狐埋狐搰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梦嫣仙子乃是想将易峰的一部分魂力分入那剑形实体中,使之真正拥有生命,一旦拥有了意识后,它就能取代元婴的作用,成为易峰全身能量的中枢。

“你考虑清楚了吗?”梦嫣仙子又追问了一句。

早在双修之初,易峰就在洞穴内布置了大量的神晶,因为神界大陆空间的神灵之力虽然浓郁,但对易峰这种强者的需求而言,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没有多久,随着两件至宝的威势都攀升到顶峰,寂灭仙阵摇摇欲坠。

…………

一道虹光与中品仙剑接触时,易峰浑身一阵颤栗,握着中品仙剑的手上虎口一阵酸痛。紧跟着的四道虹光也很快与中品仙剑炸响,易峰却是握着中品仙剑连连**飞退。

不过,这支魔道北方军团的位置,倒是很容易打听到,因为他们实在队伍太过庞大,怎么隐藏都不可能不被发现。

宴会结束后,龙皇大人与自己女儿独处一间密室之中。

远处,一位白衣修士正徐徐而来,脚却是离地两丈。

一位完全可以发挥出祖神级实力的天机老头,下界之后,也杀入了寰宇天晶旁边,却是被所有祖神联手围攻。

下面争夺铁盒子的强者,见易峰那队人马聚集在一起,而且易峰此时拎着斩天剑并未加入到祖神化身拼斗的战团,故而没有谁敢打韩烟儿与易可儿的铁盒子的主意。

所谓的孙猴子的故事,便是易峰将地球上电视剧《西游记》改版一下而成,在他的讲述下别提多么精彩多么惊心动魄了,韩烟儿只听一段便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麒炎与麒罡自然不会对沙鼠妖的提议有所质疑,纷纷点头附和,而易峰也怕这沙鼠妖真动手,也没有多说什么。

当然,神界存在的时间太久了,普通星球上的资源经过无数修士的开发过后,自然不可能留下什么神石给后来的修士。但神界的空间却极大无比,可以说是处处都有神石矿脉,只是修士们得能够达到那里才行,就算是那里没有神界大势力掌控,修士们也得有充足的神石向那些星球传送才行。

本来是自己压着大个子怪物打,情况一片大好,因为大个子怪物的忽然开窍,形势可能要发生逆转咯。易峰的攻击已经发动,距离如此近下,他根本难以收住,斩天剑裹着九系神灵之力,斜着劈向了大个子怪物的肩膀。

易峰大骇,方才击中自己的正是那黑水玄蛇的蛇头,怪不得冲劲儿那般猛烈。

这种黑水有别于其他暗系能量液体,它兼具暗系与水系两种能量,比之一般带着腐蚀性的暗系能量液体的威势要强了十倍不止,也黑水玄蛇比较得意的攻击法门之一。

不多时后,忽然天际一道充满了神圣气息的白光闪过,竟是在刹那间便荡清了广场上的无数不死强者,威势之强,令易峰都感到心悸不已。

于是,九魅狐妖一边服下丹药疗伤,一边又与易峰几人一道向龙星而去。

进入龙宫依然很简单,龙皇大人却是正好在龙宫为禾儿公主选婿,此时的比斗也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凭借着易峰给的好处,袁清已经晋级前十了,其他名额目前还是虚位以待。龙骨体积虽然,但被提纯后就会有大量的无用之物被抽离出来,而这个过程却是十分漫长。时间悄无声息地过去千年,易峰利用其强大的灵魂之力,先是将存在于修真界的灵阵与灵禁彻底掌握,随后又在仙禁与仙阵上取得了些许突破。

一轮剑雨过后,易峰又飞速将血灵镜也收了起来,免得被他们攻击,而斩天剑则是一阵金光闪耀,那团金色中带着火光的能量团蓦然分散开来。

刘一山跃到飞剑之上,对易峰招了招手,心中暗道:“竟然拿师傅来压我,迟早让你好看。”

当紫色流云布满整个阵法,易峰见时机几乎已经成熟了,再继续聚集威势下去,他可能会无法控制这个剑诀,反而会遭到剑诀反噬,便挥动斩天剑发动了星云剑诀。

于是乎,易峰要变招了,不是改变攻击方法,而是方式。

“你也有不死令?你不是避世不出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吗?”那法神有点不悦地道。

斩天说这三人都是散魔,随便一人都能要了易峰的小命。三位散魔一脸疑窦地看着易峰,还用目光在四下里扫量,他们接着求援信号,说是遭遇强敌,可眼前却只有一人而已,而方才向这边来的两批魔道大军数量足有八万之众,难道会是让这一人给杀干净了,就算是那些人站着不动,也要杀很长一段时间才行。

似乎受到了强大支持一般,蓝红火焰顿时高涨,但却依然被星辰真火压制着。

易峰将手掌伸到星辰真火之中,微微的灼痛传来,但他还能坚持住,便运转真元力吸收了一缕而后当即停下来。

吉雄这边本来就少一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此番又被融城主偷袭致伤一位,少了两位绝对高手的情况下,原本已经被压制的气势,更显低迷。

怒视半晌,那神君却是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来,看似凶狠,实则外强中干。

易峰方才根本来不及出手,而且还有点惊讶,因为那道流光乃是由本源之光所化,其威力自然不是没有完成终极蜕变的裂天镰可以抵挡的。

“我先回去了。”离开易峰怀抱,韩烟儿万般不舍地对易峰说道。

那四劫散仙其中心中也是一片焦急,毕竟他肩负看护魔尊之女的任务,此时易峰攻击如此猛烈,他只能期望其他三位散仙赶紧回来救援。

“你也认识易峰吗?方才他应该就是为了救你才那般拼命吧?”韩烟儿心地纯真,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如此一问,也只是好奇而已。

小芙也是怒极了,双臂当即环绕向易峰的另外一只胳膊,强装笑意地道:“夫君,我们俩的关系应该比你和她的关系久远多了吧?”

“易峰晋级!”执法长老淡漠地说了一句,而后便扔给了易峰一个玉牌。

也就是说,易峰二人面对的可不只是这千余人,而是南武门在附近星域的所有高手,容不得易峰二人怠慢,这也使得二人忽然生出暂避其锋芒的想法。

奇怪的是,对方应该也已经发现自己二人了,就是不离开传送阵,一副任你来攻的架势,明显是有恃无恐。

见易峰有点迷糊,她又跟着解释道:“你的那个防御罩可以无视领域,你用防御罩把我们俩都保护起来,他们的领域没有作用,还不是任我们宰杀!”

南宫家族那边的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控制范围,让易峰颇为头疼。自己处心积虑想要让南宫家族与奥庆城主决裂,人家两方是决裂了,可南宫家族不仅没有举家转移,更是一跃控制了奥庆城,与易峰敌方的势力似乎更加亲近了些。

易峰的身份和底细,估计谁也摸不清楚,但革膺帝君却是至少知道,易峰不是剑宗之人,而且断然不会和仙尊大人有关系。既然如此,革膺帝君发现自己不大可能将易峰收入帐下,难保不会生出歹心,毕竟易峰有着足够革膺帝君生出歹心的东西。

其实革膺帝君心中十分清楚,三位超级神兽没有受到丝毫伤害,妖族未必真会派来高手报复,虽然妖族一向护短和睚眦必报,但目前已经快要到神园开启之日,谁都不会在此时大动干戈,更不会给自己制造太多强敌。

既然是故人,正好可以新帐久仇一起结算!易峰飞到任谷千米处时,心中已经盘算好不能放过任谷了,表情也越发冷淡。

任谷还未来得及庆幸逃出生天,灵识中就看到一道色彩驳杂的灵光追飞速接近自己,竟是在几息之后就与自己不到百米距离。

可它们的累累骸骨说明,在这里确实会消亡,纵然是主神也是一样。

之前,他想到这里会很危险,估计要有拼杀或者要身负重伤,可他却没有想到,这里很安静,似乎一点危险都没有,却几乎成了死局。

可易峰对空间法术,也是一知半解,除了精通瞬移这么一个低级的几乎每个修士都会的空间法术外,他对空间法术几乎是一张白纸。

半晌沉寂后,从神界高手之中飞出一位女子来。这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绒衣,似乎很怕冷一般,但模样十分秀美,给人一种灵华透顶的感觉。

魏阳哈哈一笑,摆手摇头道:“非也、非也,我是来请你到天灵宗做客的,小友万莫误会。我们天灵宗虽然也很在乎一件极品灵器,若是别人的,夺了也就夺了,可是在小友手中,就是给我们天灵宗一万个胆子,我们也不敢横加抢夺。”

“炼化龙魂很简单,毕竟我也是帝级强者,这没有意识的魂力对我而言够不成威胁的。”那仙帝似乎有点得意地说道。

————————————————————

越贤的父亲祭出盾牌防御力很是强大,斩天剑发出的混沌剑芒打击在上面,竟然只能炸出一个小坑来,不过,只要再过几刻时间,那盾牌定然会被炸开。

————————————————

片刻的时间还没过去,自己十米之外,已经站了许多一身雪白的修士,而这些修士将自己团团围住,却不敢向前一步,只是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甚至于,一位修为稍弱的八劫散仙,在强大的气势冲击下直接肉身崩溃。

斩天剑此时的速度极快,那修士微微有些错愕,当即就带着刘一川追了上去。

那元婴居然想如融合灵根一般将星辰珠也融合起来,但奈何星辰珠实在品级太高,而且一旦凝固后极其稳定,那元婴就算是将之吞入腹中也不能与之融合。

如此之下,不仅速度快了无数倍,而且易峰也省了不少麻烦。

轰的一声炸响后,那小岛直接从海面上消失。星辉剑诀后期的剑光,少了很多,但单体的打击力比之星辉中期要强了百倍不止。

四下里的高手无比色变,就连易峰都是眉头皱起,因为斩天剑似乎有所感应,居然在丹田之中颤动起来,若不是斩天剑中的诅咒已经破除,若不是易峰能够压制斩天剑,恐怕此时斩天剑已经飞了出去,与那战刀一绝高低。

说完话后,那三眼碧水猿一只手伸入了一个箩筐中,易峰却是明显看到了箩筐口处的空间微微起了波动,看来斩天说的确实不错,这箩筐很不简单。

一直全力飞行了一夜,到天色微亮时,易峰如愿到了迷幻森林的外围。

易峰等人正愣神的片刻,星空中传来了血焰魔帝的爽朗笑声。

“下品神器!!!”

顿时就见,半空之中,一柄极品仙剑不住地颤抖着,每次抖动都有无数剑光分出,顷刻之间,以易峰三人为中心,四下里全部被都剑光包裹。

易峰神色平静地盘坐密室中央,双手在胸前连连掐动印诀,随着那印诀,易峰的灵台宛如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疯狂地吞噬着密室中的灵气。

也就在沙鼠妖心思飞旋之际,远处又飞来了几位修士,个个都是神君级高手,可形容都很狼狈,身上也有着比较沉重的伤势。

沙鼠妖没有再多言语,只是神色疑窦地看着那株小树,而易峰则是抓住时间飞快地吸收生命元力来疗伤。

“你这是要干什么?”易峰没有动手,但是却动口了,表情狠厉地问道。

不过,斩天剑似乎了解易峰的危险处境,所有的剑芒集中起来,从易峰所在的位置涌向神龙,以此来限制神龙对易峰的打击。

易峰当务之急,便是在二者没有全面爆发之前,将魂力完全炼化成自己的,而后好控制丹田内的暴乱,不然的话后果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梦嫣仙子听易峰这般如遗言一般的说辞,心中的愧疚感就更为强烈了。只是这样还是不能让她去与易峰行那种事情,她心中那坚定的贞操意识从来不曾动摇过。

通道乃是一个迷宫,而且死气对精神力与魂力有着极大限制,若是一般高手进来,只怕是需要费很大力气才能找到目标。

黑色毒雾带着极其强悍的腐蚀性,居然能够侵蚀有着极品神器品质的铁甲,而且速度非常快,就在易峰要将铁甲脱掉时,铁甲已经化为了一滩铁水。

可是,黑色毒雾依然在冲刷着易峰,易峰夺来的身体外放出的死气防御罩当即破碎,毒雾蔓延到了易峰的身体上。

毒雾入侵之下,易峰的魂力消失速度加快,他却只能勉强支持着,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不昏厥过去。

易峰这一段时间的动作,虽然也有明显的成效,只要时间足够就能破开那铁链或者火池,可却让黑风老魔受挫不轻。本来黑风老魔恢复后,易峰就可以再次攻击,如此连续几次后,必定能够救出黑风老魔。可黑风老魔的状态本来就糟糕万分,咬牙承受了易峰的连番打击之后,虽然还能苟延残喘,但他被束缚在这种环境下,身体状态只要下降了就绝难再恢复。也就是说,若是他没有被束缚时有一万的体力值,那么被束缚了无数年的今天,他已经只有不到一千的体力值了,而这一千体力值不会涨只会下滑,被易峰一番打击后,现在就只有二、三百了。

现如今,连坤临近第八次天劫,已经很少在修真界出现,他的这支威武之师,也暂时由其儿子连破穹统领。这连破穹也不是一般人物,已是大乘中期魔修,传闻要不了多少年,连坤渡劫以后,连破穹就会飞升上界去。

这青年修士眉头微微皱起,思量半晌后便也移步向城中而去。

普通修士的战斗,南宫雪琪并不关心,她却是在一位九劫高手与连坤的保护下,置身星空中,放眼观看鬼灵与刘一川、剑域高手的战斗。

易峰不担心原阳仙君报信,原阳仙君更不会担心易峰告发他,二人也算是有了定计。在生意之初,为了放心,大家可都是要立下合作契约的,这个契约就是互补背叛的灵魂誓言,任谁都不能无视这个誓言。

显然,这些白骨原来的主人已经死去多时,可易峰用斩天剑试了试后发现,饶是许多年过去,这些白骨依然是十分坚韧,有的甚至达到了骇人的极品神器品质,难怪可以保存在这里那么多岁月。

凌华也是参加过比斗大会的人,也经常与同门比斗,但却不曾敢招惹过这小祸害,对她的一身本事也了解不多。

再则,联想到之前消失在这里的不死强者,易峰就更加确信了,这里不是一个时间陷阱,就是一个空间陷阱。这个陷阱能够长存于此,而且能够让强大的不死生物消失,其威势的确非同凡响。

山洞面积不算很大,也就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可却有着不少骷髅架。

这些骷髅应该就是那些被抓来的不死强者留下的,它们竟然会在这里消亡。

可冷依依与梦嫣仙子见易峰那副几乎谄媚的表情以及几乎拍马屁般的言语,登时一头暴汗淋漓,就连看向易峰的眼神都带着鄙夷之色,似乎在说易峰如此讨好和哄骗一个小孩子太不道德。

血焰魔帝平时也喜欢炼器,只不过都是鼓捣一些小玩意,真实的炼器水平比起那些大宗师而言可是差了很多,但他的储物戒指中可有着不少品级很高的辅助材料。这些辅助材料也多半都是用来炼制魔器的,正好为易峰省了不少麻烦。

那玉瓶之中,赫然正封印着一个仙婴,稍稍细看一眼易峰就发现,那仙婴就是那位被血焰魔帝秒杀的中期仙帝的。

易峰可不会客气,既然能够装下,他就不会停下,反正也不耽误他的修炼。他想要杀回去报仇,但以自己目前的水平,依然无法面对那么多祖神。

再则,斩天离去之时曾告诉过易峰,短时间内不要上天界去。斩天虽然利用了易峰一把,但易峰觉得斩天最后的警告绝对是真心的。

想通此节,易峰悬着的心才稍稍宽松几分,也开始观量周围的环境来。

身后的树林里,还有无数宝贝,说实话易峰在进入那门户之前,的确有点不舍,毕竟这些神物都是唾手可得,如此舍弃在这里委实有点浪费。

易峰曾在神园之中历险,但却没有走到最后关头,在最后有着怎样的玄机,他一直都不清楚,也从没有人提起过。

由此,易峰不禁又想起一位故人,便是当初的血焰魔帝。

当下在隐光星休整一天后,大军开拔,向西方而去。没有传送阵可供使用,但作为北方军这种建制的军团,自然是有着大量的飞行法宝,穿越星河的速度倒也不慢。

“人呢?”

而那紫色光团则急遽膨胀,转眼竟是成了一片紫色浮云,而紫色浮云涨大的速度更快。

“呃……”易峰稍显迟钝,而后直接将血灵镜祭了出来,故作疑惑地问道,“仙子也知道这是血灵镜?这个法宝,乃是我无意间拾到的,当时残破不堪,我见其材质特殊便将之收起,没想到没过多久,它自己居然自动恢复了,你说奇怪不奇怪?”

就是那么一丝的速度优势,对于天尊级高手而言,便可以无限放大,可以让金衣天尊在近战中处于攻击一方,易峰则是只能被动防御。

不过,三位超级神兽多少还是有点不解的,那就是易峰的实力明显深不可测,绝对可以对那神牌进行认主,却是对这神牌一点贪念都没有。

“少则百年,若是经常为她提供阴灵的话,应该可以坚持久点。”南宫雪琪回道。

易峰直接吸收了一股子龙魂,也当即就将魔气冲散。而这股子龙魂的量也只有地仙期水准,却是无法对易峰的灵魂带来多么沉重的冲击,易峰只是咬牙坚持了半天后就成功渡过心魔劫。那霞光中含着的仙灵之力,也与易峰体内原本就有的仙灵之力一道快速转化易峰的一身能量,照此速度下去,易峰再有几年时间怕是就要飞升了。飞在星空之中,易峰踏着斩天剑的速度虽然快,但他毕竟刚刚吞下那光明蚌珠,而且由于驱使了八系神灵之力,还被纳兰帝君弄得全身气血翻涌,此时他体内的情况则是十分复杂与糟糕,需要赶紧觅地闭关一番才行。

斩天却也是无比欣喜,谁都没有他感受得更加清楚,几乎每一刻易峰的魂力都在疯狂飙升着,才半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有了帝级初期的魂力,而且还在继续攀升。

可惜的是,没有哪位修士有那样的速度,也没有哪位修士有着可以无视许多强者攻击的防御力,纵然是斩天剑飞入其中,就算是不会被崩裂,也会被击飞。

当那位带着金光的修士陨落后,天上的祖神化身等不住了,一位五爪金龙模样的祖神化身,仗着强悍的修为,还真就将那盒王抓在了手中,可转而漫天流光激射而至,生生地将之化身的前爪炸碎,它不得不快速而退,不然整个化身都要完蛋。

这位天机老头有着不弱于祖神的实力,却不用神念化身下界,而是本体亲至。

再看梦嫣仙子此时的状态,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做。用不了多久,自己全力拼斗救出来的梦嫣仙子,就要在自己眼睁睁的情况下看着死去。

陆长风却是和赵刚一道狞笑一声,而后身形陡然膨胀,浑身的气势竟是连连攀升。

鬼妖正在吸收陆长风二人的元阳,一时半会儿很难完成,感受到身后有剑气纵横,不禁转身。不过,只是两眼,她便开心地笑了起来。因为易峰现在正在演绎飘零剑法,而飘零剑法又是世俗的剑技,根本入不了鬼妖的法眼。

来人祭出的那道流光也是神器,全力轰击那神禁之下,却是让那神禁一阵光华爆闪,但却没有被直接破开,而且还对老者进行了反击。

来人只是稍稍看了一眼,却是浑若未见一般,只是再次外放一道黑色光圈,而自己则继续驱动神器轰击那岩石缝隙中的神禁。

易峰听到终于有好处可拿,便和颜悦色地道:“放心吧,你跟了我,绝对不会后悔。对了,你有名字没?总不能一直叫你器灵吧?”

在所有人看来,袁清之所以会如此付出,完全是因为对禾儿公主的一片挚爱,而就算是为了挚爱的母亲甘愿付出生命,也是很令人(妖)惊讶的。

当然,若是能够在自己女婿不死的情况下救活自己妻子,龙皇自然是老大的乐意。

“还请易公子言明,如今禾儿与袁清已经成亲,并且禾儿也已经怀孕,说实话,若是袁清能够不死,即便是易公子之前是有心成全他们俩,我也不会说什么的,而且此事也绝对不会再被任何修士提及。”龙皇有点急切地道。

而易峰的储物戒指,则是由斩天所教授的法诀隐藏到了易峰的身体中,他们几个根本难以在短暂时间内将之寻到。

火龙速度一点都不慢,而且似乎还能锁定目标,那三劫老魔虽然惊退,但依然被火龙追上,而后便是一声惨绝人寰的痛呼声。

从天空中纷纷落入水中的黑色怪物,个个都生的如涨大了无数倍的蝌蚪一般,浑身漆黑,个头与那噬魂魔杖之中的鬼头相当。

海水是导电了,是让雷霆的速度变快很多,但海水同样可以削弱雷霆的威力,应该是说发挥了电阻的效用,这也会让原本可以伤害易峰的雷霆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幸福来得如此之快,真是让他不能接受。

今天依旧会爆发。。。二更,求收藏、推荐……

易峰心中算计一番后,将血灵镜覆盖面积放大,保护住寒冰蟾与鸡冠蛇,现在这两个打手还不能挂掉,不然只剩墨蛟一个无法将局面搞乱。

这次五位分神期高手并未再配合攻击三只妖兽,都是一边防御自身,一边伺机攻击易峰。易峰自然是不能给他们机会,在大战刚起之时,他便将血灵镜的光幕收拢到自己身上,放两只出窍后期妖兽迎敌,他自己却是躲到墨蛟旁边。

正与墨蛟战斗的应成子,以及刚刚解决掉两只妖兽的其他四位分神期高手,感受到噬魂魔杖的魔威后,尽皆脸色大变,纷纷抬头去看。

易峰听此,眼眸顿时眯了起来,同时还后退了两步。

此时正魔两道高手虽然都发现了这边的变化,但也只是干眼看着,他们之间的厮杀也渐渐白热化,根本无暇分神他顾,也只得任由易峰与那蓝冰火灵斗殴了。他们相信易峰一人绝对不可能是蓝冰火灵的对手。

又找了一段时间,易峰率先领会了流光遁,因为这种神通只要有功法配合,有足够发动的条件,其实发动起来并不算很难。

“哎,说来惭愧,南宫老怪其实可以杀我,但他却说卖你易峰个面子,所以才留了我的活口。”血焰魔帝情绪低迷地说道。

此时,易峰眼前白光一闪,他知道传送阵结束了。

既然想要认主,易峰也就不怕了,只要认主完成了,一切都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