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19章:不轻然诺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不轻然诺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一个月后,陈晴风的身子彻底的好了,不过他却变成了一个正常人,没有武功,没有气力。现在只要是个普通的警察,他恐怕都不是对手了。

眼神可以骗人,心跳也能骗人,但明显景炎还没有学会伪装他的心跳。

“不在乎便不在乎,左右我自己也不在乎。我们一家三口一起死在宫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想要从我手中抢走太子?你在做梦。”顾千城说完,就抱着龙宝往内室走去,摆明不愿意与景炎多谈。

景炎点了点头,说道:“要是你输了呢?”

至于大秦的江山,他是不想要的,也要不到,他要的不过是……江山易主!

明确的叫出顾千城的名字,又知道顾千城要走,可见封似锦虽然发烧了,可脑子是清醒的。

顾千城一脸吃惊:“你谁呀。你知道我是谁吗?”胡乱说什么带我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们俩要私奔呢。

顾千城差点被他压趴下了,勉强站稳后,拍了拍唐万斤的肩膀,安慰道:“不怕,不怕,有我在呢,不管发生什么事,还有我在呢。”

回来干吗?

尸首只有一道外伤,在脖子上,只是此时已腐烂,顾千城只能看出个大概,边说边让随时的侍卫记录。

“你说什么?”秦寂言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几个字。

“顾老太爷?”秦寂言听到这话,笑了,“什么时候的事?”

秦寂言和顾千城有约定,一到江南就会给他报信,按顾千城的行程算,她早就到了江南,四五天的时间也足够暗卫把消息传回来,可是没有!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武定和暗卫又惊又怕,两人不敢耽搁,一路顺着血迹追了过去,可是在林中深处,突然就失去了现线。

秦寂言猜到出城后,他的王叔们定会按耐不住对他出手,他也早有准备,只是没有想到他身边的人被人买通。

“嗯。”秦寂言对这人颇为看重,态度也算和气,将卷宗交给对方手,秦寂言并没有立刻离去,而是让他拿另一份案宗。

姑娘呀,不带这么冒险的,会死人的。

顾家愁云惨淡,郑家也没有好到哪里去,郑大人是文官,教养出这样的女儿连官都没得做,内阁直接革了他的职。

老夫人刚刚还在大声训斥儿子、儿媳,这下面上有些挂不住了,不满地说了一句:“年纪越大,古怪的规矩越多。老大你脸上有伤,和你媳妇回去,让你媳妇给你上药。老二、老三当了一天的差,也累了,早点回去。”

接着顾千城才担心秦寂言会不会失手掉下来,却见顺着冰墙滑下数十米,本该狼狈跌下来的秦殿下,正如同脚踏阶梯一般,一步一步往上走。

可惜,季诺高估了自己的价值,也低估了秦寂言。秦寂言不是商人,他不会用商人那套利益为上的原则来做决定。

脸、手脚等露在外面的肌肤,暗黄没有光泽,嘴、耳朵处有泥,五观微微膨胀,轻易便能辨别身份。

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早知秦寂言这般倔强,这般傲气,他必不会让秦寂言去跪宫门口,昨天……他不过是想灭灭寂言的威风,他根本没有想过废了他的皇太孙之位,可结果呢?

武定不敢吭声还以为顾千城有什么吩咐,可顾千城却什么也没有说,抬抬手让他下去休息。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放箭!”术数师一出现,大秦的将领就下令。

黑衣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摘星的话当回事,一个个暗松了口气,暗自猜测那个叫摘星的女人,是在胡说八道,要不然顾姑娘能毫不在意?

“前朝大家画作,不是什么名画,却售价不菲。”秦殿下身边的暗卫,十分了得,“姑娘,这里还有已成形的画作。”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路不算宽,停了一辆马车后,就只余三人并行的路,要给后面的马车让道,前面的马车都要大动,才能勉强让出一条可以让马车通过的路,而这也是身后动静闹得这么大的原因。

一路七转八拐,在经过长长的暗道和九曲式的回廊后,暗卫和北齐人终于来到天牢里。

“救人要紧。”暗卫进来后,没有看任何人,而是直接冲进最里面的那一间牢房,低声响了一句:“殿下。”

“你们快去,把那两个忍者解决了。”

“那么……”封似锦沉默片刻,闭上眼睛道:“黑子九输一赢。”

两人各有自己的下棋风格,封似锦没有与太上皇下过棋,他只从封老爷子的嘴里,知晓太上皇的风格,此时要仿着太上皇的风格下,不免就难上三分,秦寂言也没有催他,捧着杯子慢悠悠的喝着,让封似锦慢慢想。

这高度?

而这个时候,暗卫们的船离得越来越近了,猪头六的人看到那条船的样式,不由得大惊,“不好,老大。是那条船被官船护送的船。”

“哭哭哭,哭什么哭,现在才知道哭老娘,你们杀人时,怎么没想过人家的老娘孩子。”猪头六抹了一把脸,一副豁出去的样子,“既然不想死,就给我打起精神了。这是我们的地,就是天黄老子来了,也只能认栽,你们……都上船,我们走。”

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也想要他的命,这些土匪的胆子还真是肥了,当初平西郡王带兵剿匪还剿的不够狠,居然没有让这些人学乖。

“半壁江山?”对先太子外祖家,顾千城还真不知道,因为先太子的事在京城几乎没有人提起,顾千城也不会刻意去查。

这宗案子审理的很详细,旁听的人和死者家属都知道,程家也是受害人,他们那位大小姐呆呆傻傻,被人用邪药控制住了,面对程家的道歉和赔偿,死者家属虽然不愿意接受,可也没有为难。

顾千城一失踪,江南就戒严了,只取进不许出。如果秋离与顾千城没有离开,那么他们此刻肯定还在江南。

顾千城自己就是法医,她很清楚要把一个人伤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毫无反击之力。

动了动手腕,顾千城一脸感慨的道:“真得有一种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那样的生活不仅摧残身体,还摧残精神,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少女,不管做多少心里辅导,都无法从被关押、虐待的噩梦中走出来,整整一生都毁了。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真得好不甘心。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秦寂言没有为顾千城解惑,而是继续道:“风遥的父亲是一个迷,除了西胡公主外,没有人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包括风遥自己。”

“想了一整天,硬是等到三更半夜才来找你,我还不够低调吗?”秦寂言后退一步,可就在顾千城以为他不会有别的动作时,秦寂言却突然往右退了一步,然后在顾千城没有反应过来前,一把将人抱起,“抓住了,怎么办?”

“带你走一样可以。”秦寂言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江南,但是……

服了忠心蛊就是一辈子,永远不可能叛变,除非死。

虽然比她预想的早了许久,不过没有关系,她相信她能抓住这个机会,从谷底爬上去。然后狠狠的报复,那些曾经羞辱过她的人。

“圣上,我相信你,但是……我更希望看到确实的保障。当初我们的交易,是我为太子殿下提供五年的血,你保我不死。现在我能为太子殿下续命,你不能再用这个条件敷衍我。”这世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一个条件换两个好处,哪怕秦寂言是皇帝也不行。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屁股不痛,她的自尊痛呀!

看顾千城一副被人踩了尾巴的样子,秦寂言没有给她顺毛,而是继续点火,“你可以冠我的姓,秦顾氏。如何?”

打要怎么打,又是一个问题。

皇上要的兵马,将领哪怕糊弄,立刻将军中最强悍的一千人点齐,并在行动前,简单的说了几句誓师的话。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待到人散去后,暗卫又一次将顾千城的消息报上来,这次的消息……

连亲爹都不帮他,顾千城这个侄女却肯帮他,他怎能不感动。

顾千城只当没有停听,将随时携带的小蜡烛一一点燃,把这一片小小的天地照亮后,顾千城开始检验……

看样子,顾家还是欠教训。

知晓事情的严重性,凤于谦不再隔岸观火,命人看好乌于稚,便单人一骑冲入战场,一把长枪隔开激战正酣的呼延千霆和单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