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28章:闳宇崇楼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闳宇崇楼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容析元不搭理他,这货正纠结呢,难道真的要去说对不起?可他觉得自己没错啊。至于女主人的地位,该怎么表现才能让尤歌感觉到?

容析元没有追问谈话的内容,只是低头在她唇上啄了啄,流露出疼惜的味道:“走吧,回家。”

容老爷子强压下心头的火气,想起自己每次跟孙儿谈事,几乎都是火药味十足,医生还说他最近肝火太旺,让他不可动怒。

“……”容析元再次郁闷了,没错他就是这么想的,他想趁尤歌睡着了爬上chuang,可现在却被她提前警告了。

看着她泛红的双眼,霍骏琰真有种将她拥入怀中安慰的冲动。

就在这审讯进退两难时,有警员进来告诉霍骏琰,唐虞梅的律师来了。

愉快的午餐,因为是尤歌亲自下厨,许炎便觉得多了一份幸福的味道,其实在国外那几年,他和尤歌每天都生活在一起,每天一起吃饭,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但现在却怎么变得如此珍贵了?

兴许她来不了?许炎放下杂志,站起身来,迈着大长腿正准备走出去,却见一个急匆匆的身影冲了进来……

如果尤歌懂得察言观色,她就能看到容析元的神情不对劲,双眼变得赤红,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他在想什么?

“我不想故意为难你们,但是这算怎么回事?昨天我亲自来订餐,并且特意说明了我会点法国蜗牛,现在却跟我说没有。这我也可以不计较,可其他的菜呢,为什么我点的东西全都没有?这是五星级酒店餐厅的服务质量吗?”许炎冷眼睥睨着眼前的服务生,留意到对方很紧张,额头都在冒汗。

================

才什么?后边那半句不用说了,容析元懂。

许炎的眼睛微微有点泛红,语气和痛惜的神情,流泻出他内心积压已久的痛楚。

这次婚礼,地点是在一栋海景别墅,是容家的产业,但现在房权已经加上了尤歌的名字。这是容析元对尤歌的爱,虽然两人都不缺物质,可在香港,这么高市值的房产,如今是有钱都不一定买到,而尤歌成为房子的主人,假如不是真的爱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人不多,一共也就100人左右,但这些人大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平时只能在报纸杂志新闻上看到的人物,今天都一个个走下神坛,在容家的别墅里共聚一堂,只为见证这一对走过风风雨雨的夫妻。

老奶奶听尤歌这么说,越发感到愧疚,真没想到能遇见一个这么好的女人,感激之余更是着急,心想今天孙儿是怎么了,平时扯人头发也不会这么久不松开的。

说完,这人果然是往鉴定区走去,使劲往前边挤,挤到距离玻璃窗很近的位置。

沈兆身上都是容析元的血,看在尤歌眼里,分外地触目惊心!

震惊,愤怒,狂躁!任何一种情绪都不足以形容尤歌现在的心情,她恨不得将何碧翎一脚给踹出去!

“户口本?”郑皓月质疑的语气带着一丝探究,这个狡猾的女人很快就猜到了几分。

最近他总是会霸占她一半的chuang,几乎每晚都要做睡前运动,每次还都持续的时间不短……总之,他就是精力太好了!

“孩子……”老爷子一声叹息,眉眼中露出淡淡的疼惜:“我去了澳门,但是很抱歉,没能将析元带回来。”

只听他平静地对尤歌说:“你看清楚,记牢了,这两个人不是你的朋友,她们不但是骗子,她们也是白痴加低级动物,她们这辈子都不配跟你这样的好女孩为伍,现在,立刻将你手机里她们的电话删除,从此与这两只动物划清界限!”

...许炎是被苏慕冉的举动惹怒了,一时冲动想要惩罚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才会将她按在了办公桌上,而苏慕冉此刻也被吓到了,惊悚地抓住自己的衣领,望着许炎的脸,她简直不敢相信,他会这么……坏?

“啊……”苏慕冉再也顾不上,惊叫出声:“不要……”

即使没有多么特别的娱乐项目,就这样缓缓漫步在沙滩上也是一种享受。

尤歌现在也学会了游泳,看着这清澈透明的海水,不由得心动,带来的游泳衣能派上用场了。

容析元的愤怒又一次攀升,赤红的眸子越发狠厉恐怖。

容析元正烦着呢,冷着脸出去看。

容析元像是知道许炎在想什么,深不见底的瞳眸泛起精光:“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现在告诉她,她即使醒来了,情绪在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好,你要告诉也该等她好转的时候。还有,你今天来,不会只是想看看尤歌而已吧?”

“不需要你相信。”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容析元的做法确实是为尤歌好,是她目前最好的去处了。

尤歌愣了愣:“大叔,你周末是不是又没空啊?如果是的话,那也没关系,我带佟槿去就行,那不是还有保镖吗,安全没问题的,我连游艇都租好了。”

太难得了,平时都是佣人或者尤歌下厨,今天容析元却主动提出要做饭,尤歌很惊喜,能尝到他的厨艺。

“许炎,很晚了,你回去休息吧。”尤歌轻声地说,柔柔的嗓音像羽毛飘落。

一句话,呛到了众人,气氛更加尴尬了。

然而,令人震惊的还在后头……

鲜血染红了沙发,唐虞梅昏过去了,这一场令人揪心的惊险也过去,尤歌紧紧缩在容析元怀里,望着眼前受伤的唐虞梅,不知怎的,她却恨不起来了。

获得幸福的。刚结婚的夫妻俩很多都磕磕碰碰,时间久了磨合好了才谈得上相濡以沫。

“你老实点,手拿开,昨晚折腾得还不够吗!”

被子里传出*的声音,到底新游戏是什么?

这个女人,偶尔流露出来的怪异举止,究竟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容析元不禁又想到了许炎……那个看似只是医生却实际不简单的男人,如果尤歌这几年都受着他的教导,那么,透过尤歌,就能看出许炎是个多么具有实力的对手。

如果不是这幅画,尤歌也认不出来这是哪里,但拍照的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将画的三分之一收入了镜头,虽然不是全部,可尤歌依然能凭这三分之一的画面认出。只因为……这幅油画是尤兆龙生前认识的一位画家所作,右下角的位置就是那位画家的签名。

这么一说,女人的情绪也并没有见好转,反而是又多了几分担忧:“手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医生说只有五成的希望,假如手术没能……”

不过,卢老先生还是派人准备好了车子,等着将尤歌送到会场。

容老爷子的卧室。

这个孙儿,脾气果真就跟他老爸是如出一辙,是翻版,都是那么骄傲,有原则,有着一颗遗世**的心。

当律师听到容老爷子又要再一次修改遗嘱时,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位老人的焦虑和迷茫,否则,怎会这么频繁地修改?

他一向都对自己的情绪有着相当高的掌控度,外人很少看到他的喜怒,可现在,他却有了情绪的明显变化,就是被这双眼睛所震撼。

女人们好像在一瞬间都忘记了容析元是有未婚妻的,一个个跟打了鸡血那么兴奋不已。

来就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保安都很有礼貌,一丝不苟的,也没有不耐烦的情绪,表情像是纸牌,没什么大的起伏。但是……当保安的耳塞里传来一点声音之后,立刻就有点不一样了。

“抱歉,请你稍等一会,现在还不能入内。”

尤歌只觉得一道柔亮的白光出现,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惊得合不拢嘴。

尤歌出神之际,没留神从哪里窜出一个雪白的小身影,在她脚边,用爪子挠着她的裤腿,仰着头冲她汪汪叫。

“没办法,我只能这么说,总不能叫我真的找个男人交往吧。”

“大叔!”尤歌惊喜地奔上去,一把抱住了进来的那个身影,这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啊!

“可是……可是我想现在就去找大叔。”尤歌等不急了,她连一分钟都不想等。

“哎哟妹子,你胆子够大啊?不如,就陪咱哥俩儿玩玩儿?”这人眼里放着邪光,脑子里也充满了龌龊的画面。

香香立刻钻到尤歌怀里,两只小爪子抱着尤歌,小脑袋仰着,嗷嗷直叫,像是在诉说自己刚才多危险,差点就要跟小主人永别了!

“呃……难道是唐虞梅家来客人了?”

说真的,尤歌好几次都想冲进那道门去,就算唐虞梅不让她见容析元,她也想去问问唐虞梅怎么会那么不要脸地将容析元劫走?

可是,她不可以,她甚至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不能惊动别墅的人。

难怪沈兆这么说了,许炎和容析元是情敌,这……地球人都知道啊,他的出现,难免会让人怀疑他的动机。

容樯跟着容老爷子多年,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容老爷子会同意容析元娶尤歌,一定是当中有着很特别的原因,也一定是容老爷子极不情愿的,否则就不会这么排斥尤歌了。

尤歌的脑子也在发热,冲着他投来一瞥欲说还休娇嗔的眼神,轻轻地说:“大叔,还愣着做什么,快来……”

容析元蓦地虎躯一震!这是她第一次喊老公,如梦幻般的声音,是真的吗?

这些话,黑虎只能在心里说,不敢真的表露。

“呵呵,过奖……一般般而已。”

孙洪青心里那个气啊,容析元也太神秘了,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更让人感觉难以对付。

他一连串的问号,分明透着一股他自己都不察觉的酸意。

容家的祖籍是隆青市,乡下有祖坟,像过年这样的大事,老爷子都是要亲自前往祖坟拜祭的。

“……”

苏慕冉有个不好的预感,今天恐怕没有好果子吃了。

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实在太多,面对苏慕冉这颗小白菜,许炎在她第一次来看病时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回来这几天,容析元的身材恢复得更好了,浑身的肌肉显得很精实,线条紧绷而又充满*力,现在还这样主动,真是……让人怎么招架得住?

她身后的郑皓月也如释重负,大大地松了口气。

霍骏琰假意咳嗽两声,拉回自己的心神,但心里却在暗暗嘀咕:刚才居然失神了?

好吧,容析元不会承认自己怕狗,但这是事实,原因说起来却有点辛酸……是因为他小时候曾被狗咬过,而那只狗的主人居然没给它打过狂犬育苗,所以,当时容析元差点没命,后来好不容易脱离危险,捡回一条命,可是却留下了心理阴影。

“少爷,唐副市长来了,随行的还有……还有老爷子!”

每个人都会有“害怕失去”的东西,孤单的尤歌,她也有。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容析元深邃的目光变得有点飘忽,自言自语说:“盒饭没什么不好的,

容析元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就是对她有种难以抑制的冲动,而似乎在别的女人身上就不会这样。总是会被她无意地撩起**,总是要不够,总是贪婪不已……到底被她种了什么蛊?

郑皓月一直都心不在焉,整个人都不在状态,她每次看到尤歌和容析元互相交流的眼神,她就抓狂!

雷的表情很生动,眉飞色舞的,眼睛闪亮憨态可掬,清秀的脸蛋泛着微微粉红,这不由得让人会想起当下最流行的说法“小鲜肉”,果真是鲜啊。

话是这么说,可容析元心底却是很宁静的,这一刻很温馨,亲切,让他终于找到一点关于“家”的感觉。

刚才他叫她老婆,那两个字深深地刺激了尤歌的神经,她好不容易说服自己不要被迷惑,可为什么还抵挡不住内心深处袭来的隐隐疼痛。

“析元你要做什么?”

“戒指不是还没人付款吗?我现在买下,刷卡可以吗?”着急的人还不止一个,眼下这位显然是来抢夺的。

确实龙晓晓比大学时期更美,那时她戴着眼镜,单纯青涩害羞,很不起眼,而现在的她,在25岁之际,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气质,素颜之下仍然能有白里透红的肤色,大大的眼睛明亮有神,长发披肩,清爽娟秀,纯天然的美,才是越发可贵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