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53章:元方季方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元方季方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王不仕看着凿子,顿觉得眼前一黑,脑子嗡嗡的响,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自己胳膊上的静脉。

这火铳只比巴掌大一些,很短。

毕竟曾是整齐研究所的带头人,他非常清楚,绝大多数能工巧匠的长处,蒸汽机都可以下海,只要再这短铳上头用些心,这短铳的威力和射程提高,并不是难事,无非就是砸钱罢了。

毕竟送来时,绝大多数年轻人,本就是佼佼者,多少有一些底蕴。

这是人做的事吗?

于是忙是拜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道:“这……这……”

天子亲自慑服大漠诸部,哪怕是唐太宗皇帝在世,也只能做到如此了吧。

你方继藩家打仗不要银子的?

王守仁戴着墨镜,突兀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想来,一定是惶恐不安吧。

突兀得意洋洋的大笑,接下来,看着僵立不动的‘皇帝’道:“汉皇帝,也不过尔尔,所谓的威仪,靠的不过是皇帝之名而已,可在我看来,也不过大漠里,一头瘦弱的牛马一样……还有,你眼上戴着是什么。”

…………

可是……

可他说自己昏了,这个时候,你能怎么办?

他已经一宿未睡了,听到外头,是汉人士兵的操练声,他整个人,松懈不下。

乖乖依着方继藩的话,背了皇上和太子去了榻上,而后,摘下了冕服和通天冠。

自己做的这些,哪一样不是为了儿孙们清除障碍呢。

朱厚照便大叫道:“你看,他自己说的,来,来,来…来人……取标尺来。”

这蛤蟆镜一戴,顿时,之半张脸被遮盖,王守仁身上,立即焕发出了不怒自威之色。

因为此去,禁卫如云,单单锦衣卫和金吾卫,还有随行的骁骑营,就足有数万人,再加上大同的边军,足以威慑诸部。

陛下是天可汗,那么,自己这些陛下的肱骨之臣,未来也将名垂青史,成为‘魏征’、‘长孙无忌’。

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显然,是为了想要证明,大明的功绩,已直追汉唐。

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恩师,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

朱厚照背着手,踢着自己的靴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如此,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他冷笑:“学便是了,再多,本宫也学的来,这学习语言,可是有诀窍的,每一种语言,都有其语法,先懂其法,再背诵它的常用词句,寻几个土人来,让他时刻在你身边,你每日与他对谈,用不了三五个月,便大致可以正常交流了,怎么,你想学?来,喊一声师父,我教你。”

方继藩这家伙,是能偷懒就偷懒,丝毫不以浅薄为耻。

弘治皇帝似乎也为此得意,他叹了口气道:“朕自知,中原强盛之时,他们自要内附,乖乖臣服,可一旦中原衰弱,这所谓的天可汗三字,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朕得此奏,引唐人前车之鉴,反而更是如履薄冰,忧心如焚了。这大漠的治理,朕一直托付给卿家,现在得诸部推举,对朕如此俯首帖耳,你方继藩,也是大功一件!”

弘治皇帝龙心大悦,愉快的道:“有继藩在,朕就放心的很。这一次,太子也别留守京师啦,跟着朕一道去。”听了两百万两银子这句话。

不过……似乎……他感受到了一种安全感。

人哪,真是下贱。

王不仕疯了。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王不仕拖着一身出众的行头到了待诏房。

一个个丫头,鱼贯而入,端着大大小小的碟碗,九九八十一个大小菜肴,直接端到了他的面前。

方继藩道:“那么儿臣告辞了。对了,陛下,儿臣……这事,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这做皇帝的,要杀人头容易,可是要让人掏出银子来,却是难上加难。

邓健……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一下子,办成了两件大事,二人的心情,倒是愉快的很。

他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为了向皇帝表示,自己对于铁路修建的重视,对得起陛下那巨额的投资,方继藩亲率西山工程学院的生员们,前往沿线进行勘察,这足足花了七八天的功夫。

人们敬畏的看着王不仕,这个家伙……现在的身家,是多少来着。

今天收了他的大礼。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因而,这铁路局,定是有利可图,因为方家,绝对会对其鼎力支持。这叫什么,这叫立木为信。

一下子……这值房里,清冷了下来,鸦雀无声。

王不仕慢条斯理的呷了口茶:“想来,肯定迟了,陛下肯定也已出手了。这铁路局,总共也就一千五百万股,放出来售卖的,也就一千万股,老夫三百万,陛下一出手,只会多,不会少,剩余的,只怕也早已被人抢购一空了。可惜啊,你们迟了,早一个时辰,或许……还有机会。”

这……陛下望之不似人君,像股民呀,头上都好像飘着一点绿。

刘瑾突然觉得自己的裤裆有点潮。

杨彪乐不可支:“好嘞,来呀,准备飞球!”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骂他的时候,他反应就迟钝多一点,给他出主意的时候,他反应就快了少许。

这个世上的人,虽然口口声声都说仁义道德,可说到底,大家终究是现实的啊。

在宫中的日子,其实对于梁如莹这些女医们而言,并不枯燥,带来的数十箱医书还有期刊,足够她们看的。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所以,你带了你的人,回来了?来到了京师……复命?”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方继藩不禁道:“陛下当儿臣是什么人了?儿臣是那等,搬弄是非,胡说八道,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吗?”

梁储依旧还一脸震惊的样子,一双眼眸眨都没有眨一下,圆鼓鼓的看着刘文华俩叔侄,想来……还没缓过劲来。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陛下……”刘焱痛哭流涕:“陛下啊……臣这就让侄儿,立即收回退婚之书,这便让侄儿,将梁神医娶回家门,还请陛下恕罪,臣……希望陛下容臣等,一个亡羊补牢的机会……”

这下厉害了。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刘文华正要脱口而出,指责梁如莹不守妇道。

刘文华面如死灰,几乎要疯了。

可有时,方继藩心情好了,也会说提一些更进一步的知识。

既然如此,那么……索性,就干脆,就鬼神来诠释这个问题了。

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尼玛,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

方继藩打断朱厚照道:“太子殿下,钦天监会让陛下如愿的。”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梁如莹抿着小嘴缳首,不吭声。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接着,他拜倒在了殿中:“草民,见过陛下。”

“你们再看看哪。”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