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垣 第90章:撮科打哄

星垣

千幻一生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9290

    连载(字)

79290位书友共同开启《星垣》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0章:撮科打哄

星垣 千幻一生 79290 2019-09-02

“把人带过来吧!我们当面交换人质。”面具男拉了一张椅子,直接坐到了白沫然等人的身边。

“我以为他不会在这里。”威廉士这句话是对陈青云所说的。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他还是很了解陈青云的。

huā丹吓得直接往后退了两步,直接坐在地上,全身颤抖得好像个闹钟一样,大脑完全恐怕了。她杀的明明是陈晴风怎么变成赵军威了。

“门口的人已经都被我解决了,不用存在什么侥幸心理了。”陈晴风说道。

顾千城瞥了一眼他“咚咚咚”直跳的心跳,嘲讽一笑。

“圣上,景炎公子的信。”锦衣卫首领一进来,急忙呈上一封染血的信。

就在景炎以为,秦寂言会一直枯坐到天亮时,秦寂言开口了,“景炎,你到底要做什么?”

“不对,你的人怎么进来的?”有人混进江南,他没道理不知道。

算了,不和一个女人计较。

“伶牙俐齿。难怪会被顾府丢出来。”秦寂言话落,座下的马,猛得往前冲,在极速前进的惯性下,马凌空跃起……

秦寂言理所当然的受着,也不觉得药王谷大弟子给他引路有什么不对。

君亦安不屑的冷哼,“你有什么公差?你又不是吃皇差的,我可没有听说大秦有女官。”

顾忌太多了,总是不希望这个受伤,那个受委屈,最后成全所有人,却委屈了自己。而现在,他一点也不想做个顾全大局的人,他只想恣意妄为。

“楚世子他嫖妓?”老太爷心脏快要不好了。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事。”景炎又一次开口,很努力的刷存在感。

“去赵王府做什么?”老太爷心中隐约明白,但仍旧觉得顾千城私心太重,这事完全没有必要由顾家人出手。

“嗯,”秦寂言轻轻点头。

男人最脆弱的部位,没有意外就是胯下,顾千城当然不会放过,抬脚一踢正中对方胯下,刚直起来的腰,因这一伤又再次弯了下去。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能照顾好龙宝,可是花了许多时间与精力,专门跟奶娘学过一段时间的,甚至私下练习了数千遍,才敢抱龙宝,可秦寂言呢?

听到秦寂言是来找顾千城的,红衣妇人握着一把匕首就冲了过来,意图拿顾千城做人质,可不想她低估了顾千城的实力。

顾千城坐在床头,看着赵王妃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口气:赵王妃之前对原主是真正的好,因为……

言倾发现,他还不认识顾千城!

此言一出,北齐人都不觉得有什么错,因为这是事实。

“唰……”士兵手中的箭,第一时间对准了他们,瞄准,射击!

“啊……啊……火山,火山爆发了。”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停下手下的动作,呆呆的看着那耸向天际的火柱。

“可以。”只是一个口头协定,是时事所迫才定下来的协定,大家都知道,他们谁都不会真得按协议执行,所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

顾千城带人转了一圈,大致了解摘星楼的布局后,就让人一寸一寸翻找摘星楼,把可疑的东西全部找出来。

凭借这股恨意的支撑,顾千城将孩子清洗干净,将自己的伤口清理干净,并迅速缝合好。

“顾千城,生孩子的那一个,她怎么样了?”虽说皇家血脉很重要,可凤于谦知道,在秦寂言心中,最重要的是顾千城。

圣旨念完,众朝臣已不知说什么了,一个个面面相觑,跪在那里一动不动,用这种方法抗拒秦寂言颁发的圣旨。

“冲!”

当顾老太爷让他出一点银子时,顾承志十分犹豫,“祖父,就算我把大房的家产全卖了,大姐姐也不会原谅父亲和母亲,我真的要帮她出银子吗?”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他以前没有上要发过做皇帝,但他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那他就会尽力做就好。就算成不了青史留名圣君,也要尽一个皇帝该尽的责任,让百官拥戴,不让百姓失望。

那个看上去,瘦得只有骨头的女人,却坏了他的好事。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主子,他们要跑了。”这时秦寂言已抱着顾千城,稳稳落在甲板上,暗卫上前却不敢伸手去接秦寂言手中的人,只说正事。

反复查证,秦寂言和顾千城就算仍旧怀疑,可也要承认,奸细还真有可能不在六扇门内。

没有任何意外秦寂言又输了,不过这次只输了八个子,倒是让老皇帝刮目相看,忍不住问了一句:“不错,进步了,这段时间研究棋谱了?”

一路快马加鞭,不断换马,终于在跑死三匹马后,赶到江南。可此时,离顾千城被绑,已经是十一天了。

这是皇上?大秦的皇上?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其他人见状,有样学样,一个个呸了赵王一句,这才离去。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一个时辰后,秦寂言的龙撵出宫。收到消息的大臣们,齐齐跪在宫门外,请求秦寂言以天下为重,不要离京,更有大臣以死相谏,幸亏秦寂言身边的禁军早有防备,先一把把人救下,不然今天真的要血溅宫门。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必须尽快想办法!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呃……

说来,真是可笑。

“王爷,属下已初步锁定了嫌犯,随时可以抓人。”那人语气带着一丝兴奋,显然是第一次做这种事,而且第一次就有收获,这种成就感无法用方语表达。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秦寂言只知道结果,并不了解过程,虽然他可以问属下,可他更想听顾千城亲口说。

现在说这些也于事无补,他能做得,就是尽量避免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察觉到顾千城,因为别院五人的死而自责、悲伤,秦寂言也顾不得生气,暗叹了口气,出言安慰道:“这不是你的错,他们没有保护好你,本就失责。”

“带你走一样可以。”秦寂言有信心带顾千城离开江南,但是……

而且,就算这些人无法成为他们的助力,也不能让那些隐世杀手,成为秦寂言的助力。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至于倪月为什么知道秦寂言要立后的事,这一点也不奇怪。

秦寂言这人太精明了,本身又极度厌恶、防备她,这样的情况下,她只要露出一点马脚,就会被他发现。

“属下曾见过顾姑娘的字,许是没有差。”顾千城那一手簪花小楷,尽得卫夫人真传,一般人见过一次就不忘。

景炎桃花眼一挑:“你在为封似锦的事烦心?”

她好像知道了什么,可她宁可不知。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秦寂言!”顾千城气得大吼。

“我没用力。”秦寂言禁锢住顾千城的双手,将人固定在怀里。见顾千城一点也不配合,仍旧乱动,秦寂言没好气的道:“什么痛?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沙漏不知圣后的心情,尽责计算着时辰,很快……时间就进入倒数状态。

“圣上,解药?”随时侍卫不得不提醒秦寂言一句。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这一件件,一桩桩,顾老太爷要是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他这些年就白混了。

没了放哨的人,自然没有人发现精兵的踪迹。直到精兵抵达狼山上,猪头六等人也没有收到消息。

至于身后的向导?

他是吃这碗饭的行家,可是……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太可怕了。

顾千城打开小包袱,往嘴里塞了一片生姜,同时将自制的口罩与手套带上,才往里走……

“他们这个年纪的孩子,已经很不错了。”至少她十五六岁时,没有这样的心机,也没有这样的本事。

景炎不信!

唉……也不知秦寂言怎么样了?

单增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心情陪呼延千霆打,可呼延千霆有那么好说话?

秦寂言笑而不语……

这里的人可怜又可恶。

秦寂言一听,心情大好,伸手就将人搂到怀里,“本宫的乖……”

侍卫接过,隔着帘子递上,秦寂言掀起帘子,看到那块令牌,问道:“母蛊在里面?”武家人还真是阴险,母蛊交到了顾千城手里却不说出来,这种小聪明真的让人讨厌。

吵吵吵……底下的人越吵越激烈,彼此抹黑也越来越凶残,秦寂言一直没有吭声,他倒要看看这些人能吵到什么时候?

“孙妈妈。”顾千城知道,这孙妈妈是她的奶妈妈,当年她娘留给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还跟在她身边的人。

顾千城连忙拉住孙妈妈,将喜堂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还有顾老夫人,要她今天就去庵里的事。

平西郡王看秦寂言与封似锦脸色不快,心中一跳,不安的道:“这个时候诏殿下和我回京,莫不是皇上他……”后面的话平西郡王不敢说,可他话中未尽的意思,两人却明白……

“海外一个组织,实力这么强,怎么我们之前一点也不知?”平西郡王惊出一身冷汗。

“嗯。”秦寂言闭眼,“事先,本宫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不知是皇上怀疑锦衣卫还是怎么了?

要不是看顾千城顺眼,他才懒得教训……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可是不对呀,真要是有大人物来,怎么没有禁军开道,这身后跟的就十来个官差,这哪里是迎接大人物?”

说白了,不管是封首辅还是这几位闹事的文臣,他们都是想要在朝堂上立足罢了,只不过大家用的方法不一样。

“城门人多,城外没有几个人,能出什么事。”围观的百姓虽多,可这些人只要一听到皇上进城,就会立刻让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很快白卵就被火烤的,只剩下鹌鹑蛋那么大,而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动了,似乎死了一般,可是……

花了三天梳理军中事务,将可疑人员全部处理好后,秦寂言还没来得及宣布回京一事,京中又来了钦差。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赵王将城中的粮草与金银全部劫走,辎重必然是一项负担,哪怕赵王的中还有十几万人马,要保管那么多辎重也必是一件省心的事,更不用提赵王还忙着跑路,此时必然无暇顾忌身后的辎重。

有些人天生就有好运,比如秦寂言。

他本该是皇太孙,本该是一呼百应,活在阳光下的皇子皇孙,可现在呢?

景炎一边落泪,一边奋力的往前游,本该用轻功直接上岸,可他偏偏不……因为在水里,他就算是泪流满面也不会有人知道……

有秦寂言的命令,暗卫立刻拿出鱼网,将子车和老管家打捞起来。

他不是善于想像的人,可此刻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顾千城受苦的样子,而只要一想,他的心就忍不住揪痛。

眼见着从船尾退到船头,就快没有退路,船上的打手们不得不停下来,“你,你,你别上前,再上前我就不客气。”

顾千城脸色微变,隐隐有几分不快:“能查出是谁传出来的吗?”

“这么说传言不是真的了?”那他就放心了,至于放什么心?

“哦……”秦寂言长长地应了一下,心算是放下一半:“你自己是个什么想法?”只要顾千城不愿意,他就有法子让老太爷打消念头。

“是。”随身侍卫得了命令,便乘着小船去与长生门的人交涉。

“好身手!难怪秋离带了那么多人去,也无法拿下你。”一道清冷的女声传来,像是从殿内传出来的,又像是在耳边说的,声音或远或近,竟是分不真切。

什么叫采选了数十个,年纪可以当他女儿的女子?

顾千城用小刀,小心地将银票上的墨迹刮下来,落在纸上。

这个时候已有琉璃,只是十分贵而已。顾千城很早的时候,就找了琉璃坊,定了一批亮度十分高,接近玻璃的琉璃,自己慢慢打磨出凹凸面,做成了简易的放大镜。

秦寂言过来时,就看到所有人都围着顾千城的画面,秦殿下当即脸就黑了!

不识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