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大肆挥霍
作者: 安徽不良帅章节字数:10282万

他可没有忘,以封大人为首的文官,是如何支持秦寂言,又如何给他没脸的。

“啪,”秦寂言将手中的黑子,随意往桌上一丢,“不下了。”专挑人痛处说,还能一起愉快的下棋吗?

北齐人一路遥望,直到凤家军走进支灵川,看不到身影他们才折回,然后在暗处埋伏,静等秦王入陷阱。

“小媳妇不要我,他们要把我送回去,我不想回去。好痛……”唐万斤双手环抱住自己,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道义?国法?我长生门就是道义,就是国法。想走?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命离开。”长生门的人一脸鄙夷看着那人,傲慢的道,“你往前一步,我就叫你死无全尸。”

她可以坚定的拒绝老太爷,可顾三爷可不一定会。

老太爷没有吭声,而是盯着顾千城看……

看千城在喜堂上的表现就知道了,当时有很多路可选,可千城偏偏选择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可见千城虽聪慧,却仍有几分不足。

刚开始顾千城还能说,秦寂言可能是被什么人和事拖住,可两个时辰过去了,她着实无法再这么安慰自己。

没有让暗卫紧张太久,顾千城手中的刀不断地挥出去,赵王派来的人根本无法近顾千城的身,不多时对方身上就带了伤。

“顾姑娘的暴发力真强,这速度简直是绝了。”

顾二爷上前搀扶他,却被重重推开,“老二,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最近做了什么,想要继承国公府,你做梦吧。”

“千雪,我苦命的女儿,你放心,娘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娘会给你报仇的……”母女俩抱头痛哭,不管是顾夫人还是顾千雪,心里都明白,此事已成定局,别说贵妃娘娘帮不了忙,就是能帮贵妃娘娘也不会帮。

“小姐……我苦命的小姐,这一辈子就生生被他们给害了,你以后,以后要怎么办呀。”孙妈妈跪倒在顾千城脚边,失声痛哭。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不……皇上,你不能,你不能这样。”季诺不敢相信自己的听到。

赵婆子一心想要巴结顾千城,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她来得不早,又提早离开了,知晓的也不多。

他们把粮草都留给了城中的百姓,他们接下来吃什么?

四进的院子,就是两人的护卫全部住进来,也住得下。

对不起,倪月还真的没有想过,不是她自恃甚高,而是打小生长的环境,让她根本不会想到“逃跑”的事。

老夫人当时离开顾家有多么狼狈,她现在就有多么急切的,想要证明她在顾家的地位,为此她可以牺牲一切。

黑衣护卫退下,不多时暗卫跑了过来,兴奋的道:“姑娘,发现了一间密室,里面有些东西。”

“封首辅,我那侄孙是林家人,虽说平时与我夫人亲近了一些,可我们与他没有往来说呀,他上面说的全是假的……”

“你们……让让。求我没有用,我还有要事求见……”封首辅昨儿个累了一天,昨晚又愁了一个晚上,一夜没有睡好,精神极差,被一群人推来搡去,封首辅连推人的力气都没有,喊了几句无用后,直接晕了过去。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哐……”太上皇一怒,将秦寂言手中的汤碗打翻,秦寂言有能耐护得住,可是他没有,而是任由温热的汤水淋在被子上。

“你……你这是在怪皇爷爷没有照顾好你?”太上皇一脸震惊的看着秦寂言,他不敢相信这些话是秦寂言说出来的。

“言将军的能力我相信,只是刺客狡猾,即使在城内一个月也不好走。还有,言将军你说这刺客是怎么进宫的呢?青天白日的刺客怎么可能,避开大内高手摸到皇上面前?”御林军统领一脸郁闷的看向言倾,希望言倾能说一句公道话,可是……

片刻的沉默后,言倾道,“夫人稍等。”追封自己的父母!

封赏的名单封大人一早就拟定好了,不过秦寂言御笔一挥,划掉了三分之二,只封赏了几十人,其中赏赐最重的自然是凤老将军。

他们原是不同意带顾千城来的,在他们眼中女人再凶悍也只是表面,女人就是一个累赘,除了会给他们添麻烦外,没有任何用处,可顾千城执意要来。

封似锦何等聪明,只一眼就明白了棋局要表达的东西。“圣上,黑子占了天时、地利与人和,可是……关键一子被白子困住。好在黑子占据了主动权,只要舍弃那一子,就能取胜。”

当实她可是利用唐万斤砸城门一事,狠狠的敲了药王谷一笔,也不知焦大人会不会借机敲她一笔,要知道现在江南可归焦大人管。

她们在虚庾庵几十年,就没有见到什么鬼,更不用提七孔流血的白骨。

秦寂言这十几天,疯似的在水、陆两地寻人,各地官府都尽全力配合。这段日子水师来来往往,道上的人都被吓得不敢出来。

太上皇看着这一幕,没有知声,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千城,就好像在看小丑一样。

大管家进来给秦寂言添茶时,发现秦寂言正在抄棋谱着实愣了一把,要知道他们家殿下,可不是一个爱下棋的人,或者说受先太子影响,秦王殿下排斥下棋。

这里没有承欢和小伙伴们说话的机会,可他们离去前却朝赵王呸了一句。“小人!”

顾千城吃饭的速度很快,可却不显粗鲁,像是踩好点一样,在老管家踏进舱底时,顾千城正好将子车的食物吃完。

把一巴掌给个甜枣也不是这样的,老管家这种做法,真叫人恶心。

众位大臣面上不显,心里却是暗暗担心。担心太上皇真有什么不好,更担心他们的皇帝又要出去,给太上皇寻医问药。

“既然不是逼朕退位,日后切莫再说这样的话。众位都是我大秦的栋梁,有众位在,朕很放心。”秦寂言一捶定音,完全不给朝臣说话的机会,“半年后,无论有没有寻到药,朕都会回来。众位爱卿这半年辛苦。”

全部烧死了,全部烧死了!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向笛要和这两人同一年。

压力好大呀!

太后要当众与秦寂言翻脸,绝对是丢北齐脸的事,摄政王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的,而全程目睹这两人争吵过程的摄政王,深深的为太后的智商捉急……

要不是他安排不周,顾千城怎么会出这样的事,可是……

顾千城不知秦寂言所想,说出自己救风遥的原因:“风遥长得和风于谦有三分相似,又不像西胡人。我听西胡人称他为凤将军,便误认他为凤家人,所以才会出手相救。”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02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