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吹气如兰
作者: 安徽不良帅章节字数:10282万

东山君王、北天君、南战神等人,也都杀向妖尊。

“你快停手,我可以保证不再攻打混沌界。”

“跟上去,别让人跑了,必要的时候出手抢,绝不能让这一行人出城。”情报处的处长沉着脸道,一张脸隐在暗处,让人看不出他的长相。

“我知道。”

帝王家有亲情,但东陵皇室没有亲情。

“如果本王猜得没有错,南陵锦凡定是给了明微公主什么,而他手上这样东西,让皇后与洛王心动,毕竟无利可图的事,皇家人不会做。”

西区小院外,停满了探病的马车,一一被孙思行挡了回去,理由很简单:他师父生死不明,无法见客,唯一进入凤府的人,是皇上派来的十位御医。

皇上这是不相信凤轻尘,那些来探病的人也不相信凤轻尘,可十位御医诊治的结果,却和孙思行一样,甚至比孙思行说得更严重。

“走吧。”宇文元化拍了拍王锦凌的肩膀,不解地摇了摇头。

皇陵占地极广,完全看不着边,只能在极远的地方,看到一点山尖,而那山尖常年云烟雾绕,就好像在仙境一般。

“你?为什么?”凤轻尘怎么算不出来,从这场战争中,九皇叔能得到什么好处。

有兵有权,再加上有一个当皇帝的老子,西陵天磊随时有翻本的可能。于公于私,九皇叔都不会容许西陵天磊活着。

追求金钱、功名没有错,总有一些人喜欢走捷径,认为现实不公,没有给他发挥的平台,现在听到这番煽动,心动的人不少,叛军的气势大涨,一个个高喊着:“攻城!”

要是八皇子死了,凤轻尘也讨不到好。

几位太医又在一起嘀咕,最后一个年长的太医站了出来,给皇上说了一个保守的,不一定有效的医治方案,原因是他们还没有查出小皇子中了什么毒。

凤轻尘看了一眼,只觉得眼前一花,脑子有些昏沉:“这花……”不对劲。

这一次轮到凤轻尘陷入沉思了,苏文清与苏文杭、王七、谢三几乎同时赶到。

凤轻尘顺势趴在东陵子洛身上,双唇附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凤轻尘点了点头:“和聪明人说话,果然简单。洛王,我要你保证半年之内,我还能活着。”

她凤轻尘就是凤轻尘,管他人如何看。

“我要回凤府。”凤轻尘转身,与刚下马车的九皇叔对上。

“有两个是,你挑地的眼光很一般,那些地方不适合种植,所以下面的看在清王的面子,也就卖给你了。”崔浩亭趁机打击凤轻尘,不过凤轻尘完全不在意,她买地又不是种粮食。

呃……崔浩亭愣住了,讷讷的道:“你还看中哪里了,我做主卖给你。”

这三人之间定有玄机!

“呜呜呜……”雪狼前爪按在奶宝手上,忍痛露出自己的大腿:实在太饿了,吃我的肉吧。

九皇叔和凤轻尘一直关注着奶宝的行程,奶宝一进皇陵就再没有消息出来,凤轻尘开始是不急,可现在两个月过去了,容不得凤轻尘不急。

本以为凤轻尘就算不感动,也该高兴一下,结果凤轻尘只是漫不惊心地说了一句:“九皇叔有心了。”

那双眼幽深阴郁,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看样子这几个月的牢狱之灾,对他来说不是没有收获。

到底要她说多少次,九皇叔才会相信,她没有嫁人的打算。

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九皇叔不该死在震天雷之下,这天下谁不知,四国之中只有他们东陵有震天雷。

当鬼兵行动的那一瞬间,暄少奇和十八骑震惊了,别说一群行动迟缓的鬼兵,就是战场上最勇猛的铁骑,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布阵。

“确实很可惜,这些鬼兵生前一定不凡。”暄少奇由衷的赞道,凤轻尘点头附和,可鬼兵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时间,不知鬼将又下了什么命令,鬼兵唰的一下,整齐划一朝两旁退开,让出一条道来……

凤轻尘知道自己一时半刻走不了,看着自己一身粘糊糊的,再加上头顶上的伤口也需要清理,便直接对九皇叔道:“九皇叔,轻尘想要换一身衣衫。”

下一个,云潇。

所以,她活下来了!

“要你死很容易,现在你活着还有用。”蓝九卿将剑抽了出来,玄情本能的捂住伤口,拔腿就想跑,可不想,蓝九卿的剑比她快一步……

算玄情倒霉,撞倒他心情不好,又赶着回京。

可即便被人讽刺,他们也什么都不敢做,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希望九皇叔能看到他们的诚意,看到他们陈家满门的忠心,他们绝不会像卢家那样,讨好无用就反咬一口……349肤浅,给九皇叔拉仇恨

“那个欧阳豆豆,你准备怎么处治他?”王锦凌隐约流露出淡淡地杀气。

闻弦歌而知雅意,只凭凤轻尘这么几句话,王锦凌就猜到了杀手联盟的动向,大公子之名可不是叫叫而已。

“九皇叔这是从哪回来?”凤轻尘见好就收,满脸笑容的问道,只是这笑怎么看怎么寒渗人,这是点型的皮笑肉不笑。

他们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会愿意砸自己的招牌用自己的医术害人,九皇叔之前让他们给皇上下黑手时,他们还有些犹豫,现在……

苏文清也是大家族的少爷了,别说凤轻尘这样穿着的女子,就算是与他身份相若的好友,也不敢用这种语气与他说话,但是不知道怎么的。

擦了擦脸上的汗,凤轻尘站了起来,这么大热天凤轻尘依旧将蓝九卿给盖的严严实实的,又将纱缦放了下来,然后……

九皇叔都说了不勉强她,可偏偏她主动说可以,真是丢脸,又不是十五六岁的天真少女,怎么就那么容易,就被人骗上床了呢?

屋内没有什么异常,凤轻尘身上的青紫都被衣服遮住了,身体虽有些不适,但在凤轻尘的遮掩下,差别倒是不明显。

九皇叔说的没有错,她之前那样分明是处子之相,眉眼间尽是清澈与骄傲,而今才真正是妇人之姿。

他要不要跟这两人出去呢?329九皇叔这只恶狼

好吧,九皇叔懂,九皇叔根本就没有看,因为九皇叔直接趴在她的肩膀上一动不动,颈脖间灼热的气息让凤轻尘越发的闷热了起来。

九皇叔从头到尾就像一个雕像,无论凤轻尘怎么折腾他,他就是不动不出声,凤轻尘只忙着和九皇叔较劲,忙着跟他争夺地盘,连那对男女慌张离去都不曾发现。

九皇叔根本不知道凤轻尘想什么,压低声音道:“你就不能轻点……”

凤轻尘乖乖地坐在一旁听着,可听了半天,她发现自己完全不懂,凤轻尘眼中闪过一抹羞愧,摸摸鼻子,乖乖地退了出来。

“哪有,和你们相比我只有一点点坏。”凤轻尘拍掉九皇叔的手,吸了吸鼻子:“别乱捏,本来就丑,捏扁了就没法见人了。”

只不过,她现在太弱了,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才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

伤口包扎好后,孙思行很不客气地将人赶走:“好了,世子爷,苏公子,我师父需要静养休息,接下来的事情,会有侍女来做,两位慢走,思行不送了……”

孙思行翻了个白眼,推着凤轻尘往外走,至于那两只?爱走不走……

“将安平公主的信息透露给他,本王要他在这十天内,有与东陵联姻的念、。”

哼,希望你们能本王离开邰城前赶到!785强悍,我今天就抢人了

能做主的人出来了,凤轻尘也就不再横了,保险起见,凤轻尘还是不是转头对佟珏和佟瑶交待了两句,把两个姑娘打发出去后,凤轻尘便与这林大人朝血衣卫走。

凤轻尘手腕厉害,嘴皮子也算不错,可要和林大人这个混迹官场的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林大人带着话题兜兜转转几圈,就是不提正事,气得凤轻尘几次想要摔杯子,结果都被林大人给劝了下来。

别看凤轻尘一副高贵知礼的样子,实际上她这人最不拘小节,当然你要她做,她也做得出来,但那样的凤轻尘少了一副肆意的味道。

他的病情,他自己明白,他活不了一年,可看凤轻尘这个样子,似乎有办法,他能期待吗?期待和崔浩亭一样的奇迹吗?

南陵锦凡,南陵的罪人,或者说四国九城的罪人。他此时正被圈禁在南陵皇城,由重兵保守。

在火药攻击一阵后,还不等九皇叔下令往前冲,百鬼宫就把战车推了出来,数十辆战车一字排开,生生挡住了东陵大军的路。

“九皇叔,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嘛,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这天下什么样的女人你要不到。你自己不也说不过是一个女罢了,为何事到临头,你却没有按自己所说的做呢?九皇叔,侄儿真得不明白。”

他在警告皇上,别再拿凤轻尘作伐子,再有下一次他不介意鱼死网破。

蛟龙虽会讨价还价,可脑子一根筋,九皇叔要忽悠他们,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

“玄月宫似乎在寻找什么,这段时间一直在秘密打压天穹堡,天穹堡处境堪忧,势力减至原来的三分之一,凌天堡主前不久收到连城的信,似乎有投诚的打算。”

“连城动乱,连城城主退位,由少主景阳接位。”

“啪……”鬼王双手按在扶手上,只听见咔嚓一声,整张椅子裂成了碎片,而鬼王则凌空跃起,如同大雁一般,俯身朝九皇叔攻去。

在九皇叔转身的刹那,一柄形状怪异的刀,刺入他的背部,而暄少奇为了帮九皇叔缓解身后的压力,一人同时应对七人,胸前也见血了。

商人逐利,他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这么说,我们陈家无忧了?九皇叔这是接纳我们了?”陈明没有看到父亲眼中的黯然,一脸兴奋的道。

“放心,本王会让人在外盯着,如果真在的话,他便跑不掉。”九皇叔嘴唇微抿,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多谢殿下。”苏绾大大方起身,看都不看,直接从签筒里抽出一签:“八号。”

不是凤轻尘挑病人,而是大夫终归只是大夫,她可以和死神抢人,但并是每一次都能抢得过死神。

“你叫什么名字?”凤轻尘一边带手套,一边问道,语气依旧冰冷的没有情绪,整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浩亭,我记住了。”凤轻尘点了点头,看得出来,这个叫浩亭的少年很不一般。

“嗯。”凤轻尘抱着小孩上了车,春绘虽然对凤轻尘手中的孩子好奇,却没有多问,放下车帘,让车夫把马车驶到公主府侧院。

“别……”凤轻尘正要说别靠近,却发现小孩对夏挽的靠近,并没有表现出不安与害怕……517传情,九皇很害羞

太子和洛王苦笑,九皇叔完全没有看在眼中,转身就往外走,当然他不忘招呼凤轻尘一声:“轻尘,随本王来。”

“是。”佟珏和佟瑶找来的人不多,但这些人的气势,却不是常年混在皇城的血衣卫能比的,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沙场喋血的家伙,一个个都是拿命换前程的家伙。

“凤轻尘,擅闯血衣卫大牢,强抢嫌犯,可是杀头的大罪。”林大人带着血衣卫,在凤府护卫的逼近下,一步一步往后退。

“事实真相你自己很明白,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要没有文渊先生的死,你拿什么去攀洛王。”凤轻尘嘲讽的说道,毫不客气撕破明微公主的伪装。

这不是让不让他们住进来的问题,这攸关双方的面子,洛王的人当众打他们的脸,要不反击他们就是孬货了。

要打痛他们但不能打伤他们,要打赢他们但不能把他们打趴下。点到即止,让他们颜面尽失就行,可不能打得他们出不了城,让他们有机会赖在这里。

走近,就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十几俱尸体,全是黑衣,凤轻尘也不知道哪些是王锦凌的暗卫,哪些是杀手。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凤离族的印记,可以解除凤离女子身上寒症,同时拥有凤离族印记的女子,才有资格姓凤离,享有凤离这个姓氏带来的尊荣。

九皇叔远在夜城,笑看连城腥风血雨,权利更迭,连城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在处理完九皇叔带来的动乱后,连城就想反击,可这时他们才想到:九州令牌呢?没有九州令牌,他们如何命令那些隐在暗中的势力?

甚至可以说,没有玄医谷当年的支持,九皇叔没有这么快达到今年这个高度。除了银两方面,玄医谷的医术也为九皇叔拉拢了不少武将。当年凤轻尘的父亲身边之所以有玄医谷的人,并不完全是巧合,而是玄医谷想要拉拢凤战。

“哼……1;148471591054062好笑,你说九州令牌不代表蓝氏皇族,就不代表蓝氏皇族,你以为自己是谁呀。这些人把我当成什么了,想我往东就往东,想要我跳海就跳海?”

两人就这么坐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的打算,两人都是静得下心、坐得住的主,到没有什么尴尬、怪异的,直到云家的大夫一脸颓废的从小木屋里出来,才打破这份沉静。

“怎么没事,你不是肚子痛吗?”九皇叔瞪了太医一眼,吓得太医差点瘫倒在地,其中一位年长的太医,颤抖的开口:“娘娘和腹中的孩子皆无事,请皇上放心。娘娘肚子痛只是暂时的,喝了药就好了。”

至少他们就没有诊出来,再说了,娘娘真要早产,皇上你也进不来吧。

“是我,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我道歉。”九皇叔应得爽快,完全是顺着凤轻尘的话,要说诚意,还不如在玄医谷有诚意。

“没……没关系。”九皇叔突然笑了出来,看凤轻尘一脸羞愧,将头埋到被子里,眼中的笑意更甚,弯腰将枕头捡起来,再次走到床边。

“嗯。”蓝九卿满意地应了一声。

“你……”王七气得想把画纸给撕了,可又舍不得自己画好的图。

“凤轻尘,你凭什么,凭什么。大公子居然为了你,纡尊降贵去凤府,还不惜牺牲王家的名声。”

九皇叔没有再追,而是转身就要加入战斗圈,继续与百鬼宫和面前所有站着的人厮杀,这一刻,九皇叔眼中没有敌我。

可听凤轻尘的意思,是不许他们看了。

“你你你……”

不尊师重道,不敬老尊贤。众位太医气的直颤抖:“洛王……”

凤轻尘张嘴正想再寻问,却突然发现不对劲……

“洛王你说什么?凤轻尘一边将麻醉剂注射下去,一边转移东陵子洛的注意力。

“让人盯着,有消息第一时间传回来。”凤轻尘比谁都请楚,蓝景阳这个小人有多惜命,能让他不顾性命,也要留下来,那得是多严重的事?

“这,这都是什么事呀,不是说前朝皇室人都死绝了嘛,怎么还有这么多活着的?”北陵皇上躺在病床上,挣扎着起身,准备召集大臣,商讨北陵的立场与打算。

这群混蛋天天就知道吵吵吵,为了自己的利益,生生害得南陵失了先机,硬是没有从东陵身上捞到好处,现在呢?

凤轻尘反应过来后,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心虚的她不敢多呆,趁九皇叔失神之际,抬腿就往外跑。

最无耻的还是,九卿这家伙居然提醒宝儿,他的身份注定他不可能只娶一个女子,他能给宝儿的只有正妻位置,保护宝儿,而无法像宝儿的父母那样,做到一生一世一双人。

孙正道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可听到凤府被烧的事了,却急躁的道:“我会想办法杀李想,绝不会让他逍遥法外。”

凤离一族的女子,从来都不是心慈手软之辈,凤轻尘的杀伐果断他早就见识过了,孙正道再次表明自己决心:“既然你要做,我定全力帮你。”

凤轻尘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毕竟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在战场上,谁也不知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所以有得吃要赶紧的吃,下一顿什么时候吃,有没有得吃还是一个问题。

很好,她圆满了,要得就是这样!

清王是想这么做,可他明白错不在对方,清王深深地吸了口气,问道:“为什么不早些来报?”害他们在城外,白白等了五个时辰。

他们明明在城外等九皇叔,怎么就变成游山玩水了……

天冷,孩子还是少见风的好,要是着凉了,即便她自己就是大夫,也会心疼。

“奴婢无能,查不出来。”佟珏和佟瑶低头请罪,凤轻尘挥了挥手,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双方约在有间客栈的玻璃花房见面,这个地方对第一次见面的双方来说很安全。

“凤姑娘。”木扎赤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大汉,见到凤轻尘连忙站了起来,恭敬地给凤轻尘行了个礼。

“让你去救符临。”九皇叔知道凤轻尘不高兴,还是将来意点明。

四面相对,迎上凤轻尘那甜蜜期盼的笑,九皇叔怎么也无法将责怪的话问出口,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婀娜多姿的凤轻尘,九皇叔眼中不自觉地带笑。

“别动,本王病了,要休息。”1;148471591054062估计是刚睡醒的原因,九皇叔的声音带着一丝柔糥,和平时的清冷慢调调完全不同,仿佛在撒娇一般。

下人摇了摇头,表示不解,待看到九皇叔眉眼带笑的从凤轻尘房间走出来,下人这才明白,他们家姑娘这是害羞了。

崔家的野心,崔家对待蓝氏皇族的方式,太可怕了!

南陵锦凡要见九皇叔,自然不是无的放矢。他被抓来这么久,一直被九皇叔晾着,平日后里小动作不断,没少折腾看守他的人和符临,可提出见九皇叔却是第一次。

你要不想一统大陆,去寻前朝宝藏做什么?

这些人太坏了。

小孩子特别敏感,凤谨看到九皇叔在,心里就有了危机感,所以一揪到机会,就拉凤轻尘走……

九皇叔脚步不停,头也不回的道:“大公子配合的好。”

凤轻尘要大长老做的事很简单,至少对大长老来说,这不是什么难事。

当猜测成真,当她从凤离容嘴里听到二长老的无怨无悔,凤轻尘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心痛,才知道自己有多么自责。

能对自己下那么重的手,二长老是个值得敬佩的老人。

他和五长老一样,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守护着凤离族,守护着凤离王族血脉。

谢三正准备和凤轻尘说一些诗会上的事情,却被敲门声给打断。

凤轻尘以眼神寻问宇文元化,宇文元化摇了摇头。

“嘶……”东陵子淳倒抽了口气。

手臂上的温度骤然失去,东陵子淳有些失落,可随即发现凤轻尘握住了他的右手,他又高兴了起来,甚至连凤轻尘在他身上打针,他都没有发现,只看着凤轻尘,感觉心里甜的直冒泡。

两侍卫的动作很快,不多时就将火生了起来,凤轻尘开始替东陵子淳清洗伤口。

同样是在没打麻醉的情况下,清理伤口、缝合,蓝九卿比这个郡王强出不止百倍,蓝九卿云淡凤轻尘,好似受伤的不是他。

凤轻尘不想因此而耽误自己的时间,压下心中的不耐烦了,好声的劝道:“郡王当然不会动,轻尘怕自己手颤,影响了缝合,还请郡王允许让两位侍卫大哥帮忙。”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102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