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之青春笔录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58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5章:威仪孔时

张永的兴趣,却在火铳上,那狭长的一柄鸟铳,其制作,可谓是巧夺天工。

萧敬:“……”

只有自己的亲女婿,才真正肯为了自己的安危,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方继藩站在一边,不知道自己教出来了什么妖孽,敢情这个时候,你还在侮辱这些鞑靼人的智商呢。

…………

咱干爷爷,就是睿智。

“我自要杀了他,方才可以让他晓得什么叫规矩,可是谁知道,他竟骑马,南下,前去投奔汉人的矿场去了。”

就这么点爱好了,你还剥夺他,说的过去吗?

方继藩突然有点心疼王守仁他爹王华了。

朱厚照道;“现在有一件大事,要交代你去做,你敢不敢?”

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恩师,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

……

他哪怕对人严厉,心中自有好恶,却也不愿意暴露自己内心的想法,免得给人增加压力,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份同理之心,所以才格外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弘治皇帝似想起来了什么,颔首点头。

方继藩将锦盒打开,顿时,两个硕大的墨色镜面,出现在了弘治面前。

骤然之间,天色灰暗了。

可至少,让弘治皇帝安心了不少。

王不仕抬腿一走,入宫。

次日一早,王不仕起床。

这是啥意思?

方继藩忙摇头:“这狗奴没见过大世面,若是见了陛下,只恐冲撞了圣驾,儿臣以为,还是不见的好。”

觉得你mb,方继藩大怒,一脚将他踹翻在地:“狗东西,让你做什么你便做什么,你觉得个啥,你再说一句你觉得,便打死你这狗东西。”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人才?”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方继藩道:“他祖宗三代,都在儿臣的府上为奴,且又有特殊的才能,儿臣在想,此事关系重大,如此大任,交给他去做,或许行得通!”邓健回来的很快。

方继藩道:“你对他们怎么看?”

此前答应了设立战略保障局,谁晓得,新送来的章程里,竟是要以商行作为掩护,需要这个商行,能获得一些海贸的特许权力。

“父皇……”朱厚照道:“这是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啊。”

弘治皇帝的脸,骤然拉了下来。

股票带来的,是浮躁,这一夜暴富的传说,让无数人开始内心蠢蠢欲动起来,只是可惜,有人虽然蠢蠢欲动,却想之而不可得,如此一来,难免,内心开始变得焦虑。

看来有银子的人,都难免具有高尚的情操。

方继藩笑嘻嘻的道:“不急,很快你就知道了,这件事,我思来想去,还需有一个人,来办才好,等我将那骨骼清奇的人才召回来,这事儿,也就妥当了。”

王不仕:“……”

七八个扈从,个个面黄肌瘦。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只是……话说到这里,就算是彻底的把天给聊死了。

一下子……

方继藩却上前,拍拍他的肩:“这一次,你立了大功,太子殿下要赏你。”

西厂……

弘治皇帝不断的点头。

王不仕摇摇头:“臣不这样认为。”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

而理发师毫不犹豫的搬出了自己的随身携带的箱子。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理发师表情凝重,他取出了他的剃刀,锋利的剃刀,血迹未干,可在下一刻,这剃刀狠狠的在公爵的手腕上,又切开了一个口子。

可是……他必须治疗,来和魔鬼进行对抗。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方继藩觐见,弘治皇帝看了他一眼,道:“王文玉此人,倒是赤胆忠心。”

方继藩忙是摆手:“不,我忧愁的不是这个事。”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可是……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大家都松了口气。

而梁如莹却已是香汗淋淋,一次又一次的,狠狠的按压太皇太后的胸口,双臂已经酸麻。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先皇帝,自然是太皇太后的嫡亲儿子,成化天子。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张皇后不禁感叹道:“是当如此,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岭南刘氏,能娶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福气。这岭南刘氏的子弟,真是福气啊。”

萧敬心里感慨,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这男人哪,真是忘恩负义。

只是……可惜了。

“听说……昨夜,太皇太后她老人家……”

弘治皇帝疾步入殿,随即,上金銮,升座。

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又在这廷议之中,当先提及刘文华。

或许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弘治皇帝见刘文华对答如流,似乎,考的也不错,那女医,能有如此未婚夫婿,倒也算是天作之合了。

此刻,御医的手还搭在太皇太后的手腕上,把着脉,这脉象极不乐观,因为越来越微弱……

梁如莹上前,跪在榻前,按住了太皇太后的脉搏,神色极是认真。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可是……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宦官已取了单子来:“娘娘,戏子们都已准备好了,这是娘娘前几日吩咐下来的戏单,请娘娘再过目。”

张皇后只瞥了一眼,呷了口茶,脸色平静,仪容和顺,她微微笑道:“本宫今日,倒是不想听《天仙配》了,就唱……《击鼓骂曹》吧。”

梁储泪水涟连,焦灼的搜索着每一辆过去的车马,似乎想要寻觅到女儿的踪迹。

那梁储见到了骑马的方继藩。

“少爷,您有何吩咐?”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输了钱,怪朕?

方继藩对此,心里也只是感慨,不过凡事都得慢慢的来,这世上,哪里有一蹴而就的事。

方继藩哭了。

自是被人截住。

在幻海浮沉中,混了大半辈子,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啊。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刘健清醒的认识到,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现在这事……咋办?刘健和李东阳大眼瞪小眼。

弘治皇帝不禁道:“这算是欺君之罪吧。”

转瞬之间,方继藩心里的阴霾顿去,眉飞色舞道:“陛下,儿臣侍驾。”

很快,便有小道消息传来。

佛朗机人终于不宣而战,这数十万的移民安危,自也命悬一线,自己乃是镇守,若是不能视事,一旦再遇佛朗机人的大举进攻,黄金洲,可就危险了。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哗然。

张懋气冲冲的道:“怎么能叫死,不能叫死,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都已经追封了郡王,该叫‘薨’,要有规矩,你现在长大了,以后,就是方家的一家之主,不可再任性了。”

方继藩一脸懵逼,摇头。

他打起精神,掰着指头想给方继藩细细的解读,可想想,摇摇头,现在要教这小子,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虽说包教包会,可不能耽误了祭礼啊,时间不等人。

朱厚照大怒,想将方继藩的手打开,可一想到,自己得防着老方想不开,便笑嘻嘻的道:“你这个衣襟拉得好,恰好勒着了我的脖子,使我既不觉得窒息,却又受你的节制,老方,你这一手,真是厉害,我要学……哎呀,呼吸不过来了……”

一张薄纸片,花费只怕在数万两银子之上。

这一场仪式,许多都是弘治皇帝拍板的,不少的礼仪,都超出了郡王的身份,这叫恩旨,以此来旌表方景隆的功绩。

而此时,晨曦之下,大明门已是打开。

这又让人担心起来。

王不仕满面红光,格外的激动。

他抽出了腰间的细剑,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以多击少。

炮舱里,所有的炮兵,早已屏息等候,随即……轰隆……轰隆……轰隆……

“继续发射!”

方继藩深吸了一口气。

结束了。

转瞬之间,以一舰对四舰,完胜。

萧敬脸色苍白,身后,指挥舱里,已是乱做了一团。

这太监做的真不值,本是说,把那啥玩意割了,这辈子不但能吃饱,还能安安生生一辈子。

可怎么就……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说了,也没有意义。

一群大臣哎哟哎哟的躺在病榻上。

有一个护工,想要来搀扶他。

………………

越庞大的舰船,越是臃肿,因此,真正的战舰,必须得在动力和大小之间,做出一个权衡,越大,动力可能越弱,这对海战是极不利的,可若是过小,则又无法配备足够的火力。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显然对这艘迎面而来的舰船,有着浓厚的兴趣。

他们知道,决定生死的时候到了。

安赫尔伯爵,带着悲壮,他发出了怒吼:“战斗到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