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之青春笔录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58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章:克俭克勤

孟千寻的眸子也微微的一沉,快速的思索着。

是说这皇浦王朝的皇上太了解三皇子吗?

对他的名声,也同样的会有影响。

他到底是想要说什么呀?

如此一来,事情便都说的通了。

他是最清楚,她跟他一样,当初被炸的肯定什么都不剩,所以那身体是完全的不可能会保存下来的。

小宝儿听到夜无绝的话,终于睁开了眼睛,微微的侧脸,望向他们的方向,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的爬了起来,开心的移到了夜无绝的面前,甜甜的喊道,“爹爹,娘亲。”

她突然觉的,这件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公主,小郡主那边,并没有任何的动静,那边白侍卫可是安排了很多的侍卫,而且个个都是高手,小郡主不会有危险的。”侍卫见到孟千寻一脸着急的样子,不由的快速的说道,对于这一点,他显然是十分的自信的。

肯定跟她也说了什么,若是她没有猜错了话,应该是不让孟冰答应提亲的事情。

那件事情,也是她最近才让人查到的,当然,她不可能会告诉李老爷子。

孟千寻回到了皇宫,夜无绝便回到了他的住处,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适合见面。

洞房过后,那意思就再明显不过了,洞房之夜会发生什么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明白。

此刻明明知道,他只是在配合着她演戏,明明知道,他的心中爱的人是千寻,明明知道,他这些话,只是说给蓝宁辰与冷婉儿听的。

到底从他的嘴中说出这个字又是什么意思?没有人知道、

而且,他所爱的那个公主,如今的招亲大选也快要结束,真正的驸马人选马上也要出来了。

所以,对于这件事情,他还真的是不放心,而且,他还担心,李赢只怕,根本就没有把逸风送回新房的意思。

两个人,便去了偏房的小厅,李赢让人拿来了酒,又让人端来了几个菜,这一次,他不想让李逸风喝的太猛。

李赢扶起李逸风,想要把他送回房间。关于李逸风没有参加招亲的事情,父亲还不知道,若是让父亲知道了,以父亲的脾气,再加上对李逸风的着急,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但是,现在他却说,不能参加,这有什么不能参加的?

“你答应过谁呀,答应过什么呀?”秦敏儿却是越听越迷糊了,他是答应过谁,不能参加招亲比试呀?

现在的放手,今生可能会留下遗憾,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那种痛至少会慢慢的消减,而且,以后,逸风也可能会再遇到其它的好女孩,或者会再次的去爱。

他是过来人,那种事情,他懂。

“哼,少在我面前贫嘴,也少糊弄我,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李老爷子仍就是一脸的怀疑,再次冷声问道。

他的手紧紧的抱着那个男人,他的一双眸子也是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此刻并没有任何的怒意,也没有丝毫的冷意,只是暖暖的情思。

在那儿的男人,多半都是被逼迫的,一般都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的,说起来,只怕比那些醉花楼的女人都不如。

“我娘亲说过,要是嫁人,一定要看准了,有道是,女人最怕的就是嫁错了人。”更有宫女小声的发出感慨。

若是她以前的身份公开了,那么李灵儿以前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虽然说当年梦啸天把李灵儿抢回去后,并没有真正的侵犯到李灵儿,但是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毕竟会引起不小的波澜。

她了解花断尘的做风,他做事,向来是不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今天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证明。

“皇上,我不相信,我绝对不相信寻儿会为了那样的目的而杀人的,跟这丫头相处了这么久,你应该也是清楚的。”李灵儿此刻的眸子也是猛然的眯起,就算尸体摆在外面,就算花断尘说的天花乱坠,但是她就是不相信。

只是,没有想到,他却是突然的闪到了孟千寻的面前,手也是快速的一伸,然后便将她狠狠的拉进了怀里。

他的眸子再次转向仍就站在他的前面的侍卫装扮的夜无绝,眉角微挑,然后望向他仍就拿在手中的圣旨,唇角微动,一字一字冷声道,“把你手中的圣旨拿给我。”

什么时候,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成了这种比喻了,一个亲儿,一个亲夫,咳,好吧,她不得不承认,娘亲有时候,的确是够强大。

“你说,我要是离家出走、、、”李逸风的双眸微闪,隐过一丝异常的光亮,若是把他逼急了,他就离家出走。

夜无绝望着慢慢走过来的月无双时,也微微的蹙眉,这个男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恩?”没有听到她的立刻的回答,夜无绝似乎便有些不耐烦了,那随即发出的沉闷的单音里面,明显的带着几分不满。

孟千寻当然相信他,望着他的眸子中,漫过明显的感动。

“哈哈哈,”夜无绝再也忍不住,不由的大笑出声,他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么的可爱,此刻的她,再不是平时的那副强硬,冷冽,只有那种小女人的可爱。

她就是要她失去一切,所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让她失去她公主的身份,然后,再进行她的第二步计划。

那一次,他跟她的确很成功,成功的杀死了那里所有的人,其实若是他最后不是犹豫,不是不忍的话,她跟他早就把孟千寻直接的杀了。

他知道,逸风那小子其实是很孝顺的,绝对不会让他饿太久的。

而且还有些莫名其妙。

而且,脸上还是毫不掩饰的错愕。

现在若是让父亲去提亲,那不仅仅是让北尊大帝为难,更是给她添麻烦。

“父亲,我跟冰儿只是朋友。”李逸风觉的,这误会真的是大了,他跟孟冰?

而且,也根本就不听他的解释了,然后便要转向离开。

这好像一般都是女人用的主意。

而他要杀那个男人,并不是难事,但是不是现在,今天,只要好好的诚挚一下那个男人就可以了。

但是,夜无绝却没有受到她的勾引,还将她打的半死。

房门外,他的身子微僵,站在花海中的他,微微摇动,身子碰到了一边的花束,那花束便倒了一边,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注意,甚至没有去做什么,而是任由着那花倒了下去。

花断尘狠狠的瞪了白容一眼,脸上隐过几分懊恼。

孟千寻任由着他将她带到书房门前,透过门缝,看到外面,正风情万种的走向花断尘的男人时,不由的双眸微睁,夜无绝从哪儿找来了,这么一个极品的男人呀?

花断尘望向好个男人的眸子猛然的一沉,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心中暗暗疑惑,这个男人是谁,他并没有见过他,为何,他会对他说出那样的话来?

这个时候,若是她不为父皇分担,父亲肯定无法好好的休息,到时候,若是病情再恶化,只怕、、、、

所有的人都离开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北尊大帝跟李灵儿。

至少其它的阴谋,比起那种兄弟之间的争斗可是简单的多了。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大将军的脸色此刻更加的阴沉,此刻,她这话分明针对他而言的。

只有用自己的能力,才能够彻底的让这些大臣们折服,只要这一步成功了,那以后,她的路,就会容易很多。

丞相大人听到大将军的话后,微愣,一双眸子也有些担心的望向孟千寻,这件事可是非同小可呀,昨天,她提出好样的要求,本来就十分的不妥,毕竟她既然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定然要为北尊王朝的着想坏蛋是怎样变成的。

丞相大人见孟千寻一时间并没有开口,心中暗暗着急,女人都是感情用事的,昨天,她就想要皇上取消了这件事情,此刻可以由她自己做主了,她会顾及那么多吗?

“公主圣明,为了北尊王朝,可以牺牲自己,老臣佩服。”丞相大人突然大声的说道,这话有一部分是对孟千寻真正的赞赏,但是更大的一部分却是说给其它的大臣们听的。

“丞相大人此言差也,刚刚公主也说了,从今天开始,朝中所有的事情,都由公主来处理,难道说明城的事情,不是北尊王朝的事情,公主刚刚接管,不了解情况,所以,臣才及时的奏明,还望公主可以想出办法,来解救明城的百姓呀。”大将军却是冷冷的扫了丞相大人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甚至隐隐的还多了几分得意。

“是呀,公主,这个法子真的没有多少效果。”刑部尚书也忍不住说道,都知道,那些粮食送去了明城,那就跟肉包子打狗差不多。

“白容,将那些花全部给本公主、、、”孟千寻的双眸微眸,望向孟千寻,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懊恼与冷意,那个男人送的东西,她肯定不会要。其实,除了夜无绝,不管是谁送的,她都不会要。

他总要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吧,更何况,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意思。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好了,本王、、、”夜无绝再次的一愣,想到刚刚自己的确是太过冲动了一些,问都没有问清楚,竟然就对她发火,刚想说什么,只是,微微垂眸时,却恰恰看到了孟千寻面前的几张字条。

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完全的相信他,那么也就不必再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了。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有着惊讶,却更有着欣喜。

孟千寻愣住,双眸微转,再次的望向他,神情间多了几分意外。

“怎么?不想回答,还是不敢回答?”只是,他却再次的步步紧逼,不过,此刻他的神情间刚刚的那份紧张似乎略略的隐去了些许,反而多了那么一丝的极力压抑的欣喜。

还是,他知道了什么?但是不可能呀?这件事情,除到了最亲的几个人,其它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的。

不会是这样也让他误会吧?

“当然,我还真是想不出跟你有什么关系。”孟千寻哑然失笑,她招亲怎么又跟他有关系呀?

而他的声音中更是毫不掩饰的愉悦。

不过,他的脸色却又随即一沉,故意装做生气地说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我不知道现在的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你,没有参加招亲大选,到时候你要该怎么办?”

孟千寻再次彻底的无语,心中不断的重复着刚刚他的最后的那句话,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何谓锈刻,孟千寻还真是有些不太懂,总感觉到这像是女孩子的事情,不过夜无绝既然提出比试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也是经过了调查的,肯定是有十分的把握的。

更何况,她们这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而且,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两个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简单,比较没有心机的。

她从来都不认同这一点,而且,她觉的,重罚,特别是无节制的重罚,只会让你越来越失去人心。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公主,关于招亲大选的事情,公主打算定在何时开始,昨天公主说要亲自规定比试的项目,不知道公主决定好了没有。”工部尚书平大人首先站了出来,恭敬地说道,而且此刻的他,就如同平时跟皇上禀报时一模一样,双腿并立,身子微微的前倾,头更是微微的垂着,恭敬之意,不言而喻。

若是公主一旦处理,那就是违抗了当初皇上的命令,所以,他才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直接的顶撞大将军,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想让公主参与到这件事情中。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而且,他此刻提到了危害军队,这性质似乎更严重了。

而孟冰顺便也抱起了宝儿,想给他们留一些两人独处的时间。

“那夜无绝?”李逸风听到孟冰的话,微微的一怔,神情间更多了几分疑惑,而一双眸子也直直地望向孟千寻,隐约间多了几分暗怒,“难道是他、、、、”

“北尊大帝下的昭书,为什么?”李逸风却更是不理解了,北尊大帝既然已经认了千寻,那么肯定也就知道了千寻跟夜无绝的事情,又怎么会下那样的昭书呢?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皇兄是怎么想的?不过昭书是已经下了,而且是公告全天下的,现在天国各地没有娶妻的男人几乎都涌到北尊王朝来了,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解决猪星高照最新章节。”孟冰的唇角微瞥,神情间带着几分郁闷,说真的,她到现在对于皇兄的这一决定,还是无法理解。

“若是慢慢的静养,按我的药方来医治,倒也不是无法医治,不过,却不能着急,不能操劳,所以,朝中的事情,以后定然是不能再管了。”李逸风此刻的脸上也是少有的凝重,不过,听他的意思,只要静养,北尊大帝的身体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李灵儿仍就没有说话,甚至都没有去追问李逸风什么,只是一双眸子仍就望着北尊大帝,而那握着他的手的手更加的紧了几分。

“不行,我要进去看看皇兄。”虽然那侍卫说不能让人打扰,但是让她等在外面,那还不把她急死了,所以,孟冰不顾侍卫的阻止,直接的进了宫院。

而且,娘亲本来就是十分聪明的女子,也是懂的一些医术的,她一进来,便看了雪太医开的药方。

果然,娘亲听到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仍就只是守在床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此刻躺在床上,仍就昏沉的北尊大帝。

“雪太医,听你这意思皇兄的病是不可能完全的医治了。”虽然雪太医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但是孟冰却仍就死心的问道。

“皇上,你这病可万万轻视不得,一不小心,只怕就、、、”雪太医一听,有些急了,连连向前,急声说道。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她今天来这来的目的可是为了昭书的事,难道就这么不了了知吗?

他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更是满满的纵容与宠爱,再次轻笑地说道,“傻丫头,你要父皇做的事情,父皇岂会拒绝。”

“皇上,丞相大人与左将军说的极是,这招亲的事情,若是取消,皇上与北尊王朝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后果太过严重,还望皇上三思呀?”右将军也跟着跪了。

“请皇上三思呀?”其它的大臣自然也都纷纷跟着跪下。

“公主,皇上如今身体不好,还望公主能够、、、”雪太医也面向孟千寻跪了下来。

“好了,都退下。”北尊大帝这次似乎真的闹了,声音猛然的提高了些许,大声的吼道。

“朕就知道,千寻是最乖的。”北尊大帝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只是,这一次,那笑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沉重,让人感觉到有些压抑。

“当然。”宝儿一脸肯定的点上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瞒不下去了,便有些得意地说道,“他是宝儿的爹爹。”

那种亲情的牵连是绝对无法割舍的,是天生的,是本能的。

不过,她是了解皇兄的,皇兄要做的事情,向来都是一步一步设计好了的,他要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办不到的。

她相信,只要她当众说出了她已经嫁了人,而且已经有了孩子的事实,那么这所谓的招亲便自然会结束了。

“皇上、、”有人小心的喊着,不过,这会皇上正咳的厉害,也无法理会他。

孟千寻望向北尊大帝,看到他此刻似乎咳的上气不接下气,还真不知道,他此刻是装的,还是真的生病了。

众人看到这太医的样子,一个个就更加的紧张了,看太医这神情,皇上不会是真的病的很厉害吧?不少字

这件事,怎么能够开这样的玩笑呢,若是让夜无绝知道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已经有三天了。”她身边的一个女子看到她的神情,惊滞,下意识的回道,只是回答时,身子却是慢慢的向后退了几步,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害怕。

若是,早让她知道了这件事情,她一定、、、、

孟冰不由的暗暗的打了一个冷颤,心中暗暗的为她皇兄担心,看来,这一次,皇兄是真的把千寻惹急,以千寻的性格,千寻肯定不会罢休,更不会屈服,所以,这一次,皇兄只怕是自身难保了。

事实都摆在那儿呢,试问天下,有谁有那样的胆量敢代替北尊大帝发这样的昭书。

“但是,外公要给我找爹爹呢,那我的爹爹怎么办,若是爹爹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很伤心的。”小宝儿的小嘴一瞥,却是一脸的不以为难,虽然她虽然外公,而且很喜欢,很喜欢,但是这件事情,外公是真的做的很过公呀。

果然,便看到孟千寻的脸色更加的阴沉,似乎可以瞬间的滴下雨来,那冰冷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绝裂。

现在,最后的办法就是尽快的找到夜无绝,然后跟夜无绝一起回去,至于这件事情,既然是北尊大帝惹出来的,就由他自己来解决吧。

她现在若是去凤阑国,肯定会扑个空,而且,所以,现在她只能去北尊王朝等夜无绝。

此刻的宝儿因为是第一次进宫,毕竟是小孩子,所以,什么都感觉到新鲜,便自己跑去玩了。

“你既然不回答,那就让我猜一下。”小宝儿望着他的眼睛微闪了一下,突然再次说道。

“咳。”夜无绝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忍不住的咳不起来,这丫头这话,还真是越说越惊人了。

夜无绝望着那张笑脸,怔怔的出神,小丫头笑起来很美,而且,他隐隐的感觉到,似乎有着几分熟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