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之青春笔录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58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1章:拜赐之师

“你说是两位老者?”秦浩抓住关键。

“这个不着急吧?”月娘看着她。

。他的咒术不传外族。秦铮也是不会的。还有谁是魅族之人?法佛寺的无忘大师?他也是死了的。不过尸首不见了。另外还有谁?初迟……他到底是不是魅族之人?

“听我的吩咐,等在这里,没有我的吩咐,不准跟来。”谢芳华强硬地命令了一句,双腿一夹马腹,冲进了山坳。

“混账!”藏锋大怒,“你竟然敢说本座糊涂?”

侍画也无奈地笑了,走了出去。

卢雪莹更是笑了,“爷说笑呢,既然是我的陪嫁丫头,哪里会让她们干粗使的活是让他们在屋里侍候的。”

卢雪莹踌躇片刻,猛地一脚跺,扫了一眼四下无人,在燕岚耳边低语道,“是李如碧。”

“芳华小姐多虑了,我几人不是三岁小儿,还怕被你的样貌吓到?”左相出口道。

“是!”老太监立即快步走出了灵雀台。

皇帝、忠勇侯、英亲王等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孙太医和谢芳华。

谢芳华目光微动。

屋中静得连一根针落下都能听闻。

他一怔,立即去看,见那只手来自秦铮。

谢芳华挑眉看着他。

谢芳华抬头看了一眼,道,“他应该是孙太医的孙子,他来到后,你看着他些,不要让他碰马车的尸体,不要破坏现场。”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心中暗骂,他不是不困吗?不是精神吗?不是还要练剑、下棋吗?怎么转眼就睡了?果然是个疯子!

门房给他打开门,他往里面走,看到英亲王书房的灯亮着,不由问,“父王还没睡?”

秦浩见英亲王没有见他的意思,便点头应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回头。英亲王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虽然刚刚短短几句话,但长久待在他身边,他还是分辨出几分与往日的不同。

谢芳华睁着眼睛看着棚顶,秦铮应该料到她醒来了,虽然二人交谈声音小,但誓必会让有武功的她听见,可是他还是没避着她。一时间有些莫名的情绪堵在她心口,不上不下。

小王爷和小王爷到底是不同常人。

刘侧妃连连点头,不敢吱声了。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英亲王妃也知道刚过门三天,早着呢,她没必要着急,便摆摆手,由婢女扶着向正院走去。

谢芳华踩在落地的花瓣上,心中分外地安定,秦铮不止身份高出秦浩一大截,品行也高出秦浩百个天街。她庆幸她嫁的人是秦铮。

秦铮从怀中拿出一块令牌,在她面前晃了晃,“小姑姑,我看你在这里的日子过得太悠闲了。要不要我给你换个地方?否则你越来越不拿我当回事儿了。”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秦铮和谢芳华回到了天字一号房等着。

“不自量力!”秦铮冷叱一声。

有一群姑子正在断断续续地哭,也有一群护卫正在从废墟中挖出老尼姑的尸体。

不多时,老庵主和那个小姑子的尸体全部被从废墟里挖了出来。

“你自己梦魔了吓人,还说这些有的没的?”大长公主打断她的话,“快去收拾,跟我回府。芳华比你年纪小,但是比你稳重。你非要闹着来丽云庵,娘依了你,险些出事儿,以后不准你再任性了。”

谢云澜颔首,二人一起出了酒楼的门。

“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除了皇宫皇上的桌案上有,英亲王府二公子的书房是独一份。”温书爱不释手地摸着砚台和宣纸,好像遇到了宝贝,对谢芳华道,“二公子给了我一个任务,先学写他的名字,用各种字体,虽然这有点儿难为我,但是为了用到这砚台和宣纸。到也勉为其难。”

英亲王妃先是将谢芳华所在的房间打量了一遍,回头感慨地对谢芳华道,“铮儿这孩子从小脾气秉性就怪异,渐渐长大,脾气性子便暴露无遗,不但不收敛克制,愈发霸道。”话落,见谢芳华低着头规矩地站着,她蓦地笑了,“你知道昨日他跑去找我时说了什么吗?”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英亲王妃扒拉开小泉子,冲进去后,几步走到秦钰桌前,对伏在玉案上的秦钰气喘吁吁地问,“华丫头怀孕,你是不是也瞒着我了?”

谢芳华跟着秦铮迈进门槛,入眼处,房间简易,帷幔挑着,韩述无声无息地躺在大床上。

她心中越发的知道,谢云澜定然不止是她见到的这个模样。定然有什么是月娘收获那些消息里面没有的隐秘事情。

“在里面,从回来后,房门便紧紧地关上了。”小童低声道。

“今日可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柯压低声音,向西跨院看了一眼,显然已经知道谢芳华住在西跨院了。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老远就对立面通禀,“皇上,小王爷、小王妃来了。”

秦钰看着他。

秦铮挑眉,不客气不给面子地说,“荥阳郑氏没人了吗怎么一把年纪了还来京操劳”

英亲王妃自然也知道自从孙太医被杀后,太医院已经没有好的太医了,医术都不精通,她叹了口气,“都怪我,给你看什么花啊。”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所以,应该不是外面来的高手杀人了。”英亲王妃说着话,打量外面。

英亲王妃将谢芳华受伤、翠荷惨死的事情说了。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这样想着,她忽然觉得,以后秦铮走到哪里,她就跟在哪里也好。

这一辈子,可长可短,这样有什么不好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谢芳华点点头,玉宝楼她知道,是南秦京城有名的珠宝脂粉楼,皇宫里的娘娘们也都爱玉宝楼里的胭脂水粉。这还是前世她知道的,这一世她早已经无心这些。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谢芳华难得见到秦铮大方,不由好笑。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