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之青春笔录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58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0章:穿文凿句

“啊嗯——啊唔……”瞬间在她下腹处开始向全身爆炸开来的火热冲得她腰身一软,双目前一片茫然,大脑里更是白晃晃的,除了崩溃轻叫与收缩颤抖之外,什么都不再知道。

挂断了电话,计程车正好停在了写字楼的下面。因为最近的事情繁多,她的情绪不太稳定,所以在苏晓的建议下,她暂时没有自己开车。

一把拉开车门,曲耀阳快步进去,发动车子向着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得头也不回。

几乎带着撒丫子跑的姿态,郭秘书慌忙抓起刚才拖挂在一旁的西装外套,转身离开的时候还是极没眼力见儿的,对裴淼心晃了晃自己的手机,“电话联系,你慢慢吃。”“我们离婚吧!”

曲婉婉去牵了她,到曲市长跟前的时候介绍说:“爸,这就是淼心姐跟我哥生的女儿,她叫芽芽。”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她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东西,等到所有人散去,又要归回客栈的房间。

“我是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七年么,不算长,我熬一熬就过去了,我夏芷柔七年后出来仍然不会让你们好过,你们所有当初看不起我给我伤害的人全部都不会好过!对了,还有你的小野种,现在曲家的人可紧张坏了吧!你都没看见耀阳他妈一听说军军不是他们家孩子时的表情,估计现在对他也不闻不问了吧!这一家人一直都是这么现实,现在你可高兴了,他们要把你女儿宠上天了!”

“你的心意我们明白,我也会向你爸爸转达的,如果可以,淼心,不如你也到曼哈顿来,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吧!”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她恨得差点没咬破自己的下唇,挣扎了半天才道:“是你答应过我,把聂皖瑜弄回北京,不要再让她缠着我哥哥的!也是你说,只有你才能收拾得了她,制得住聂家的人!”

“上次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的事我们家都搞清楚了,其实是她小姑娘家家不懂事,也没怎么站稳,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不怪老二媳妇,你也别怪了,好吗?”

喝了一口茶,茶杯往办公桌上重重一放,曲市长俨然已经万分不快。

期间接到曲耀阳打来的电话:“晚上你怎么过来?要不要我来接你?”

疑惑探头去望,一身浅褐色西装的男人正好从里边走了出来。

有人陆续从电梯间里出来,或多或少瞥她一眼便撑伞从她身边离去。

裴淼心吃惊低了头,他正好一整块大的白色毛巾盖她头。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我就不信那报纸上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夏芷柔你扪心自问,你在我们家待了这么多年,我们家人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看看你这一身的名牌,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给我享受什么早茶……不行了,我们曲家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引得你这样的人进家门?你给我滚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曲母一声令下,那些早就看不顺眼夏芷柔的佣人赶忙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她的胳膊就往宅子外丢。

曲母的连番言论使裴淼心突然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犯了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她不应该在婆婆面前讲她儿子的不是,因为儿子是婆婆亲生的,儿媳妇则是个外人,是别人家的。

“裴淼心,我一直都觉得,就算你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孩儿吧!但你至少应该不笨!我儿子同那女人在一起多久,若是真心喜欢真的非她不可,那他何至于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人?既然那个女人收服不了我儿子的全部身心,那就说明你还有机会,有机会等待翻身。”

这一声喊,喊完了裴淼心瘦弱的身子都开始隐隐颤抖。

他早该知道触上她的身就像是触上了解不掉的毒。

是的,已经不耐烦。

他回身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眼泪落进碗里菜里,只看到她像被人宠坏了的小公主,稀里糊涂发完一顿脾气以后,还是该怎样生活就怎样生活,她就是故意害人心里添堵,可她自己总有办法调节过来。“我能插嘴说句话吗?”

“唉!”曲市长一副痛心到极点的表情,“淼心,你放心,从今天开始你的事就是爸妈的头等大事,我跟你妈妈的话既然放在这儿了,就一定会帮你找个称心如意的郎君。”

他回头,是“摩士集团”的梁冠东董事长。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曲市长气得浑身发抖,哆嗦着伸手指过来,“可是她已经嫁进过咱们曲家,而且不止一次!一女怎么能同时侍你们两兄弟?这话说出去我都嫌丢人,你到底还要不要脸了,你到底还让不让咱们家的人出来见人?你让你弟弟妹妹的脸面往哪摆,难道你还想把爷爷气死不成!”曲臣羽只好又重复一遍,“你司机呢?这个样子你不能开车,就算不被交警抓也得出事故,要不你坐我们的车回好了,我正让司机把车开过来。”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肉串去捧酒杯,眼角余光里瞥见他拿着的那只红酒,张了张唇,说:“呀,这不便宜,就配烧烤,真是可惜。”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听到曲臣羽的声音,裴淼心这才调转过有些恍惚的心神,转过头来,“嗯?”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曲耀阳有些怔忪,哽咽出声:“嗯?”

“电话,你不接么,响了这么半天?”已经从自助餐区拿完东西回到位置上来的洛佳,没想到裴淼心的电话还在大作。

她说:“他不只芽芽一个孩子,也许过段,他就会忘了这个可有可无的孩子了罢。”

她不明白这面容憔悴的男人刚才那一刻好像还陷在什么回忆里,现在却红了眼睛。

“你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的想想,妈妈怎么会害你的!你现在就是脑子不清醒了,跟你爸一样的白眼狼!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这个家的,可是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回报我的?你现在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门开了,只见曲婉婉早就哭成了个泪人,正歪歪地斜在地上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门口的人。

她总以为,自己那年离开,他当一切都好。

“等等。”裴淼心怔然,“易家不是还有一位继承人吗?易琛,他后来没跟汤蜜回公司吗?”

裴淼心点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叫我什么都行。”

搀扶着爷爷起身,周围几桌不约而同有人过来,先后同老司令以及曲市长握了手,寒暄半天。

他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顺势摸出自己的手机,拨了上面的电话。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她找了个大碗将小锅里的方便面一股老地倒进碗里,再重新取了一双筷子过来放在他跟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进去睡了。”

她的心狠狠一痛,还是要怪自己的不争气。低头抬手揩了下眼角,抬头的时候却对他笑得起劲,“你放心,我跟你开个玩笑而已,瞧把你紧张成了什么样子!我会结婚,我一定会结!而且这一次,我一定要找一个只爱我的男人,我再也不要别人施舍的东西!”

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一直都只是她一个人的一厢情愿而已。

裴淼心微微一颤,双手慢慢攀上曲臣羽的脖子,主动回吻,脑海里牟然蹦出的曲耀阳的模样,也只是让她心生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尽管她现在仍然没有办法真正毫无保留地爱曲臣羽,可是曲臣羽爱她,很爱很爱,她知道自己此时决定嫁给他对他来说或许并不公平,也极度自私,可是她已经无路可走——不想要跟芽芽分开,那她就只能接受曲家的建议留在a市,而留在a市就注定了会与曲耀阳有牵扯不断的交集。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保释我儿子啊!”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夏芷柔娇媚一笑,“医生说,这一胎很好,只要我平时多注意饮食,少吃点上火的东西,这样对我还是对宝宝都好。还有你应该平常多陪我来做产前训练,我健康了孩子才能健康,最重要是咱们一家人的互动,你说好不好?”

吴曦媛弯唇一笑,下车绕到后备箱前,正要弯身去拿里面的东西,却叫拓已君一推,道:“不用,我来拎就好了,你跟michelle还有洛桑先进屋去吧!桌子上的蔬菜汁是榨给你的。”

可那螺丝肉只有那么一丁点,吃不到一会她就开始不耐烦,说:“你快点,嘴里又没有了。”

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才道:“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这样的人?”

他知道她指的人是谁,轻轻勾了勾唇角,又吻了几遍她的唇,仍然不觉得餍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