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之青春笔录

努力的于小鱼-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589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95章:得不补失

于是我看着宫弦,对他说:“虽说戒指认主了是好事,但是这样的训练对于我来说也算是一种折磨了,还不如你送我一些有用的符咒,好让我日后碰到鬼怪时可以使用。”

到了这里,远离了办公室,我气也足了,神也定了,于是质问起她来:“好了,我们就在这里说清楚吧,我看你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竟然跑到办公室里来闹,有什么事情你就一次过的说清楚,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想归想,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是强打起精神来给这个客户打去了电话。心情再不好也抵不过没命吧。

丹凤也不是笨人,从她近期发生的事以及我现在的情况,丹凤想到了那邪门的东西。

距离飞头蛮出来的时间还有将近两个小时,我坐在旁边的凳子上,感觉睡意朦胧。

我正在为张兰兰的好心肠喝彩呢,奇迹出现了,张兰兰的好心也等到了好报。

“哎呀,好痛啊,好痛啊。”小女孩双手捂住她的头,不停的在地板上打滚。我跟大明连忙跑向了张兰兰的方向,跟张兰兰汇合在一起。

只听见张兰兰说:“梦梦?你没事了!这一好过来你就闲不住!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却见小功嘻嘻哈哈的模样,大明则挠挠头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

我心中一阵恶寒,再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就往下一看。这一低头可不得了,把我给吓得不行。也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反正就是一副大人的面孔,然后长出了小孩子的手……

我惊讶的不行,这个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局长吧。

后面那群广场舞大妈早就被吓得不行了,脸色忽青忽白的。但是可能是碍于局长在场吧,所以大妈们都装得十分有模有样。

说罢,他又堆起笑容看着局长他们。这个厨师,一定是知道我们这么多人,他办不过来,到时候我们要是看到有什么不妥,跑了他都抓不上。

还好我们回到了阿明家,家里总算是正常的。

我离前面的那个身影越来越近,已经不到100米的距离,可是那个人依然不动。

“林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不知不觉中就走远了,所以回来的路程也就浪费了许多时间。”

当张兰兰的声音犹如天籁般的在我的耳朵边响起。我惊喜交集的跳了起来,满眼的昏昏欲睡,也抛在脑后,瞬间就清醒了过来。

我一怔,下意识的往白杨树的方向看了过去。那里离我们这里少说也好几百米远的距离呢,我以为宫弦会施展法术带我飞过去。

“我叫小慧,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你帮我完成愿望,我已经在这个世界太长时间了,我也想要重新开始我新的生活了,不是说等我完成我的愿望之后我就可以回到冥界,然后投胎了吗?这样的话最好了,我就直接回去投胎,然后喝孟婆汤,忘记这一世的事情。”

因为这个时候的我虽然说没有办法支配自己的身体,但是我也能感觉到晴雨身上散发出来的吸引力。

只是我知道现在有再多的愧疚也没用。当务之急,我们确实应该及早离开这里,尤其是在夜幕降临之前。这个磨盘山我始终觉得它充满了邪气,晚上本就是邪祟出来活动的时间,在这样的时间里,我们真的不应该逗留在此。

张兰兰看到了我疑惑的表情。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出去看一看。”

另一个女鬼笑了一下,没说什么。她就是眨了一个眼睛的时间,就见到曽小溪手中握着的那支笔轻轻的从某处空白的地方移到了那个写着“是”的地方。

他的话让我深深的懊恼,原本还想着我能帮宫弦,没想到却弄巧成拙,帮了倒忙。

嘴唇轻启,略带嘲讽的说:“林梦啊,林梦。你对我们家一谦可真了解呢。”她在‘我们家’这三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张兰兰看到了我的异状,转头朝我看了过来。我将手镯举给她看,她是知道手镯的秘密的。

“嗯,我也同意。”我不能在知道能够救得了张飞太太的情况却不出手相救而漠视她死去。

手电筒的光亮所到之处都是光明,还好这条过道也就是看着特别长,但是真的要走过去其实也没有多远。脚下踩着的是薄薄的地毯,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对这个房屋的构造更是充满了无限的感叹。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走到这条该死的绳子上来的,可是我直接忽略了事情的经过,直直的走到了这条位于悬崖正中央,而且看起来格外的脆弱的绳子上边。

张兰兰纠结的看着我说:“是这样的,但是你昏迷的这几天确实是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梦梦,你病刚好,不要激动,你先听我说。”

“水鬼?这又是什么东西。”我浑然不在意。

看来宫一谦已经喝醉了,我随口回答道:“嗯嗯我信。”

就在冰冷的镊子放入我身体的瞬间,突然间周围的蜡烛忽闪忽灭的。张兰兰说了一句:“不好,你们准备一下。”

经过昨天一天的经历,我学精了。遇事情要多问多了解。

有人想要我死,还要让我死得很难看,我保证,当我控制不住自己跟大明有了纠缠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很“正好从此经过”,从而看到了我正与大明衣衫不整的样子就此暴光于天下。

金先生有些愣住了,嘴巴张的大大的:“金龙,我叫金龙。”

我是如一直紧绷着的弦被放松后的脱力,这一鼓作气的气一泄,当然就无力了。我此时就是这样的状态。

宫一谦点点头:“确实,我感觉到他们的车就停了下来,而我也不敢靠近,只能呆在车里。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只能留意车什么时间发动。可是等到天都朦朦亮了,那辆黑色的车却还停在那里,我借着微微的光看向车里,却发现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伴随着这股怪力,冲蚀着我的耳边的是几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藤蔓禁锢着我的腿,还一边往里面收紧。虽然是勒着我的小腿,但是带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用手紧紧地卡住了我的喉咙。

说完,张兰兰拉着我就要往外走。

说完话,我顺着丹凤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确实是很近的地方,五十米的距离都用不了。就是不知道价位多少,一会决定看看住哪一家。安顿下来后我一定要联系小米,问一问像这些机票以及住店公司报销不报销!

男人一拍手,然后笑道:“有意思,你们跟我进屋里来吧。”说完,他就打开了房间的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我见张兰兰一意孤行的样子,只好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什么案例?”

我一边假意跟小钰说着话,一边将我跟张兰兰刚刚聊的内容给小钰看。

刚才站在巷子出口处,目测看到这边的场景,也就是由满山的大树与巷子的出口接攘着,可是我们已经走了近十分钟了,那处我依稀可以看到有人的地方,却一直都保持着与我们大约只不过在之内有近一百米的距离。

我摸了摸她的手,看着她说:“别这样说,其实最应该说谢谢的反而是我,你在我还没有解决这件事情的时候,就信任我,把差评给删掉了,如果要是你没有删掉这个差评,说不定我反而才是要被害死了呢。”

为此,我不敢再到处张望了,怕引起那个小鬼的注意。

于是我正想找点什么话题跟他聊聊天,好安抚下他的惊疑。

“这个啊,确实是出现了一些不符合常理的问题。”大明继续对我做着解释。只是他的话却越发的让我感不解了。同时我的心里也闪现出一抹不确定。

只听见其中一个阿姨说:“这么平时被宫建章使唤的跑来跑去,有的没的小事情都要各种麻烦人。”

却是是这样没错,我竟然无言以对。反正从曾大庆这边是套不出什么话了,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张兰兰深呼了一口气,有点不好意思的低声说道:“幸亏刚刚本姑娘没有去找华先生,不然……”

只是我们的宁静并没有维持多少时间,我们的屋里就来了个不速之客。

正当我将水龙头打开,将自己从头到脚都淋湿了一遍,又给自己全身都打上了沐浴露,正在使劲的搓多身上的灰尘时,忽然我正在使劲搓搓胳膊的手顿了顿。身上顿时也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

没想到宫弦对前两个问题不感兴趣。对有人想对我身上附体的事情倒是大感兴趣。

我跟张兰兰重新回到了黄拓跋的家里。张兰兰把鞋一脱,对我说,我先眯一会儿啊,饭菜来了再喊我好了。”

那只老实的水牛还以为主要是想要它跑得快一些呢,于是撒足了脚力就开跑起来。此时又恰好是下坡的路上,随着水牛的急奔,差点儿没把我给甩了出去。“怎么会这样,会不会你女儿本来就不正常,跟娃娃没关系?”我说。

比如我那个戒指,本来是陪葬品,就那么被拿到网上卖了。还有那个娃娃雕像,买它的人估计也碰到了蹊跷的事。

吃完饭后王太太端茶上桌了,欣欣拿起茶杯,特意把茶水往地上远远的浇一圈,看的我很是诧异。他的父母也四目相对,但都碍于欣欣在,不好说什么。

糖果?记得装糖果的碟子里确实没有几颗糖果了,但欣欣说什么……这个雕像会吃糖?

陆雅为了创造她的这个身份,让我配合她演戏,真是下够了血本。

下人们聊天的时候总会聊到陆雅,开始几次我还会躲在旁边,听听她们究竟聊了什么,但是后来我发现,她们说的话题都无一例外。

张兰兰站起了身体,吹灭了杯子周围的蜡烛。然后将酒杯递给了夫人,对夫人慎重的说:“夫人,吃了这个丸子。您下次跟先生同房后,如果要是怀上孩子,就会怀上您之前打掉的那个孩子。”

丹凤一边挠着脖子,手臂,一边对我说:“梦梦,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快帮我看看,我也不知道是过敏了还是怎么了,觉得自己的身上特别的痒。”

本来车内就已经很冷了,我们两个又没穿几件衣服,犯不得自找麻烦的去将车窗摇下来。我都奇怪了,张兰兰怎么还会想到去摇下车窗啊。

你能想象被一个没有眼珠子,只有眼眶的东西盯着你的感觉吗?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在我的身边挥散不去。

“既然已经去了天国,或者下了地狱,都会有他们自己的路要走,我们又何必,还要让他们有这份希望?去死生者对逝者的最好的祝福,就是断了他们的念想,让他们好好安心的去投胎,转世为人。”

蓝先生的话让我心中觉得很是内疚,多么实诚的一个人啊,偏偏遇了我这千年老妖级别的人,我有了一种狼外婆欺骗小男的负罪感。

想到此,我尽量压制住心里的狂跳,假装时不时的看看风景,眺望远方,装出正四处观望找人的模样,又时不时的拿出手机,假装想要与张兰兰联系的样子,不停的拨打她的电话。虽然张兰兰的手机就没有打通过,可是能让我有些事情做也是好的,否则多真担心我会失控,露出害怕的样子被对方发现。

接到一个电话,是爸爸打来的,说是一个远房姑父死了,要我回岳阳去参加葬礼。我想了想还是回去吧。毕竟在这里也找不到什么线索。

吴兵见状就抬起手准备扇我一巴掌,手指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后,他又收回去了。他急躁的说:“不行,我不能娶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这婚不结了!坚决不结!”

吴兵讽刺的说,“你敢在外面乱搞还怕人说?”

小月坐直了身体,然后赤着脚站在地上:“走吧,我们下楼去吃点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